你的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诡纹 ›› 第3章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诡纹》 第3章

2021-09-12 13:43:02  作者:江南道长  分类:奇幻玄幻  连载中

第3章

我刚才纹的噬芈罗刹纹身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黑气,那黑气跟活的一样从陈翠莲纹身上飘了出来,然后钻进了陈翠莲的肚子里。

陈翠莲打了个寒颤,然后一脸惊恐的望着我,我也不知道会这样,两人面面相觑,吓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我第一次做鬼纹,这东西有多邪门,我也不知道。

半分钟后,突然陈翠莲的肚皮上有一股黑气凝结成一个小人,那小人抓起蛇就咬,而陈翠莲却惨叫一声捂着肚子喊疼,人在纹身床上翻来覆去。

更加可怕的是,我听到了陈翠莲的纹身传来了嘻嘻笑声,听得我毛骨悚然,可细看那纹身却没有任何不妥。

我一下慌了,会不会是我搞砸了,没纹好?这会不会搞出人命?而且还是一尸两命。毕竟第一次做鬼纹,我也紧张害怕。

我连忙上前去安抚陈翠莲,看她有没有事,可她却一把推开了我,然后冲向厕所。

过了漫长的十分钟后,陈翠莲终于从厕所推门出来了,让我松一口气的是,陈翠莲说她没事了,掀开肚皮后,那凸出来的小蛇也已经消失,她说她刚才拉了很多血出来,顿时整个人都轻松了,她的肚子也恢复了正常。

这样说来,刚才的黑气应该是噬芈罗刹纹身在发生作用,这鬼纹算是成功了,没想到效果这么好,虽然有点邪门。

陈翠莲好了后对我千恩万谢,最后从她带过来的包里拿了一万块给我才高兴的离开,我有点疑惑,这孕妇还随身带一万现金,可真稀奇,不过钱到手后我也没多想,毕竟熟人,钱也不假。

我突然对爷爷崇拜了起来,这老头子真厉害,他怎么知道今天会有人过来做鬼纹的?那是不是还会有鬼……想到这里我就突然的打了个冷颤。

今天可是鬼节,糟老头子你可别吓我,想到这里我又给他打去电话,可还是关机,更让我着急的是,天黑了爷爷也没有回来,电话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大概晚上八点的时候,我就打算关了纹身店回家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店里又进来了一个人。

进来的是一个男人,大概三十岁左右,他一身黑衣,皮肤和脸色都有些偏白,他的手指很长,个子偏高,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包。

村里的人我都认识,但这个男人……我从来没见过,应该是个外来人。

“请问唐云老先生在吗?”男人进了店就朝我问道。

“他今天有事没在,我是他孙子唐浩,请问你是想纹身吗?”我问道。

男人皱了皱眉头,好像我的答案并不是那么令他满意,随后他继续问道:“既然你是他的孙子,那请问你会鬼纹吗?”

好家伙,又是一个讨鬼纹的,可偏偏这已经是晚上了,想起爷爷的话,我起了警惕性,看着这男人略微苍白的面孔,我心里开始打鼓,这家伙该不会是……

算了,直接拒绝了事,万一纹了个鬼,那我不是违背了爷爷的话?

“不好意思,我不会,如果你要纹,只能等我爷爷回来了。”

安全起见,我撒了一个谎。

男人又问道:“那唐云老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我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没说。”

男人哦了一声,表情有些失望,不过他也没多做纠缠,转头就要离去,可三步之后,他又回头了。

他突然对我说道:“小兄弟,你唇腮绕有黑气,印堂略微发青,怕是中邪了,今天是鬼节,得小心一点,我看你还是留在这纹身店中,莫要离去,等明天一早再走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就算讨不到纹身,也不用这么诅咒我吧?”

我有点生气,哪有人鬼节说别人中邪的,他要不给我个说法,我可不能就这样算了。

男人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向了我嘟嘟囔囔的两个口袋。

“你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男人说道。

我的口袋里装的是钱,是刚才陈翠莲给的一万块,分两个口袋装着。

我迟疑了,这家伙该不会是看出来了,想打劫吧?毕竟是外来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男人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他接着说道:“你口袋里装的死人钱,你今天肯定是遇到什么了。”

听了他的话,我立刻掏出了一张瞧瞧,果不其然,掏出来的钱居然是冥币,是死人钱!

等一万块都掏出来的时候,我人傻眼了,全是死人钱,吓得我手一抖,全撒地上了。

不可能,收钱的时候我仔细看过了,都是真钱,怎么就变成死人钱了呢?

邪门,真邪门!还有,陈翠莲为什么要给我死人钱,大家一条村的,又那么熟,我还帮了她,她怎么给我这个。

“只有死人才花死人钱,小兄弟,你撞鬼了。”男人补充了一句。

撞鬼了?难道说陈翠莲是鬼?

“不可能,我遇见她的时候是大白天,怎么可能有鬼,而且我认识她,她死了我怎么不知道?”我努力争辩着。

男人看了看外面的黑天说道:“今天白天的时候,是怎么样个天气?”

我眉头紧锁回忆了下道:“阴天,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出过太阳。”

说完后,我自己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白天的时候不止没有太阳,陈翠莲来的时候甚至还撑了一把伞。

不会陈翠莲真是鬼吧?她死了吗?我开始有点相信这个男人的话了。

我正想冲到陈翠莲的家一探究竟,可男人将我给拦下了,他劝我说现在最好呆在店里,出去后可能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

我最终还是听了他的话留在店里,然后在微信上找人要了陈翠莲老公的电话。

陈翠莲老公叫王冲,接起电话后他的声音就好像不太对,有些沙哑,貌似哭过,寒暄几句后我就把话题引到了陈翠莲身上,总不能我开口就问别人的老婆死了没?

让我也想不到的是,王冲的回答是,陈翠莲已经死了,就在昨晚下的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