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诡纹 ›› 第4章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诡纹》 第4章

2021-09-12 13:43:02  作者:江南道长  分类:奇幻玄幻  连载中

第4章

王冲说,那天他不在家,家里的鸡棚突然进来了一条白蛇。

陈翠莲怕白蛇把鸡咬死,于是就用一条粗竹竿将蛇给打死了。

白蛇价格昂贵,陈翠莲贪财,后来还将死蛇卖给了饭店。

后来没几天陈翠莲人就不对劲了,经常精神恍惚,还跟蛇一样吐舌头,晚上的时候翻眼珠子还渗绿渗绿的。

王冲寻思着不对劲,还想将陈翠莲送医院,可第二天她就上吊自杀死了。

陈翠莲死后肚皮上凸着一条条小蛇的形状,跟青筋一样,还会动。

这事太邪门,家里人都吓坏了,急忙当晚就下葬,所以陈翠莲死的消息很少有人知道。

王冲还跟我说了一件邪门事,那天晚上抬棺材经过我家纹身店的时候,突然棺材就翻了,尸体猛的坐了起来,然后脸一直对着纹身店门口看。

抬棺材的人都吓坏了,谁也不敢动,幸亏王冲又跪又拜还上了三柱香尸体才软了下去,然后才顺利将尸体装回棺材抬去埋了。

挂了电话后,我脑子嗡的一声,浑身都是冷汗,我居然白天撞鬼了,而且还给鬼做了鬼纹。

男人看我知道真相后,什么也没说,直接向外走去打算离开。

这男人一走,突然就有一股股阴风吹了进来,将门窗吹得啪啪作响,我还好像听到了许多嘿嘿嘿的诡异声,但很不真实,跟幻觉一样,但那阴风却吹得我刺骨疼痛。

我违背了爷爷的话,至于有什么后果我不知道,但按照爷爷的说法,应该不会好过。

这时候我想起了爷爷另外一句话,如果有人找你做鬼纹,那就给他做,那个人会救你一命!

这个男人不简单,或许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不能让他走了。

“先生,留步,我会做鬼纹。”我连忙对着门口大喊道。

果不其然,几秒后那个男人就折返了,他皱着眉头问我道:“此话当真!”

说也奇怪,他一回来,阴风就停了,那些诡异的笑声也通通消失。

我点了点头,说我已经学会了全部的鬼纹技术,童叟无欺,至于刚才没说实话是有顾虑,我撞鬼也是因为鬼纹,后面我把陈翠莲的事都跟他和盘托出。

男人听了后叹气道:“白蛇通灵,杀之已是大过,还将其卖之饭店,让人吃其肉,喝其血,怎么能不遭报应?”

陈翠莲死的邪门我能理解,可那都是她跟蛇的事情,与我何干?我跟她无冤无仇,为何要来害我?

男人说陈翠莲并非故意害我,人胎变蛇胎,她死后自然不会瞑目,所以才想着借助鬼纹来恢复胎儿,这样她才能安心上路,她要想害我,早就把我杀了,只是她不知道鬼纹不能给鬼做。

男人最后一句话立刻让我眼睛发光,连忙问他怎么知道鬼纹不能给鬼做?

男人说关于鬼纹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至于为什么不能给鬼做鬼纹他不知道,但他听说过一件事情,有一个鬼纹师给鬼做了鬼纹,最后他被百鬼活活吃了五脏六腑和脑子,只留下一个肉体空壳,死得极其惨烈。

我听了吓得浑身冒冷汗,这样说的话,那我也会被百鬼围吗?

男人摇了摇头,然后眼睛如鹰眸般盯着外面,好像看着什么,但外面根本没有人。

“今天是鬼节,你的应该不止百鬼。”男人说出了一句让我五雷轰顶的话。

我扑通一声就给男人跪下了,连忙对着他喊救命,这个男人绝对不一般,爷爷说过,他能救我一命。

男人将我扶了起来,说他会救我的命,但前提是我得先救他,我这才想起他是来讨纹身的。

男人这时候将竖着的领子往下一翻,顿时我在他的脖子上看到一圈圈渗人的红毛,还有脖子往下有一块块尸斑。

我吓得连忙后退了几步,尸斑那不是死人才有的吗?难道他也是鬼?还有这可怕的红毛是什么?人会有这玩意吗?

男人让我别怕,他绝对不是鬼,他是天师,他变成这样,其实是被三具尸体搞成这样的。

男人说他叫张青,是一个吃阴饭的天师,一个星期前有人在一座深山老林中挖出了三具棺材,棺材邪门,摸过的人不是疯了就是死了,没人敢开棺。

本来这种棺材是要埋回去的,可有一些有钱人不信邪,然后出钱请了张青去开棺。

张青施法后再打开棺材,发现里面的三具尸体居然完好无损,一点都没有腐烂。

三具尸体两男一女,一个老头和一对中年男女,看寿衣是现代人的棺椁,经研究下葬应该有二十年左右了,尸身不腐着实邪门,而且这三个生前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埋在这里?

在张青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突然棺材里的三具尸体跳了出来,然后抓伤了张青的手臂逃进了深山老林。

自此,张青再也没有找到过这三具尸体,考虑尸体可能已经尸化,抓破了伤口会有尸毒,张青急忙用糯米治疗了伤口,去除尸毒。

让张青没有想到的是,尸毒虽然已经完全去除,可他的脖子还是长了红毛和尸斑。

很明显,要么就是这种尸毒在张青的能耐之外,他无法完全解掉,要么就是这种不是尸毒,因为张青没有变成僵尸。

不管哪样对于张青来说都是一样的,他没法治好自己,于是他想起了鬼纹,千辛万苦后,他终于站在了我的面前。

张青做鬼纹的目的很简单,他想借助鬼纹的力量消除脖子上的红毛和尸斑。

张青说完后,突然阴风又吹了进来,这次比刚才还大,桌上的很多东西都被吹了下来,摔得噼里啪啦响。

张青说,夜越来越深,鬼也越来越多,一开始还有点忌惮他,现在已经不怕了,到了午夜十二点,可能会有无数的鬼围过来。

“那我给你做鬼纹,你会救我吗?”我一边问着,一边在众多碎片中捡起了一张照片,那是我家唯一的一张全家福。

也是这张照片,我才能看到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父母,而我妈妈的怀里抱着我,那时候我还是个婴儿,爷爷则站在我父母的背后,唯一遗憾的是,好像没有奶奶。

这张照片对于我来说是无比珍贵的,不过,张青却看着那张照片露出了无比奇怪的表情。

“尸……那三具尸……”张青突然对着照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