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 都市:校花成了我老婆大人 ›› 第3章 回到曾经的学校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都市:校花成了我老婆大人》 第3章 回到曾经的学校

2021-10-10 10:40:46  作者:糯米团子爱吃汤圆  分类:都市  连载中

“不出去。”出去干嘛,外面的事有人管,不差这几天。

李志文苦苦哀求道:“纪先生,小的求求您了,外面的那几位爷说了,您要是再不出去,他们就要把这炸了。您看我这上有老下有小的,像我这个年纪做到这个份上也不容易,您就高抬贵手放小的一马吧。”

纪天景被李志文烦的不行,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纪天景松口,这下可让李志文兴奋的不行。

可算,把这位大爷送走了。

外面的人惹不起,这位爷不敢惹。

这年头,工作是越来越做了。

纪天景换好自己入狱时的衣服,上身休闲卫衣,下身米色休闲裤,再配上他那张人畜无害的脸,真真像是刚步入大学的学生。

纪天景走在前面,张宇洲和李志文跟在左右后侧,身后还跟着不少狱警,恭恭敬敬的把人请出去。

在纪天景走出大门的那一瞬间,李志文生怕他反悔,赶紧招呼着士兵把门关上。

所以,等到纪天景刚迈出大门的那一瞬间,身后的铁门砰的一声关的严实,独留纪天景在风中凌乱。

“老大,我们来接您回家。”早已在监狱门口等候的黑衣人,看到纪天景出来,恭敬地走到他面前,单膝而跪微微颔首,足够尊重。

纪天景的视线落在跪在地上的男人身上,再抬头。

嘴角微微抽搐,一脸黑线,“你以为你们混黑社会呢,这是什么装扮啊?也不怕吓哭小朋友,不知道的,以为你们这衣服是商场打特价便宜呢,赶紧的,回去把衣服换了。”说完,单肩跨过背包,抬腿就要向停车的反方向走去。

黑衣人站起身,伸手拦住纪天景的路。“老大,这里太危险,还是跟我们回去吧,不然我们也不放心啊。”语气生硬,表情严肃。

黑衣人背脊挺直,微微颔首,粗壮的手臂拦住了纪天景的去路。

纪天景的上扬的嘴脸顿住,眼神逐渐变的严肃,微眯着双眼,眼神冰冷的看着挡着他去路的手臂。“谁给你的权利?敢挡我的去路,是不是我最近太仁慈了,以至于你觉着你可以踩在我的头上?还是说你觉着我该听从你的,把你当做老大?”说罢,抬手落在黑衣人伸出的胳膊上。

黑衣人一听,戴着墨镜的眼镜,瞳孔瞬间放大,恐惧蔓延全身,“对不起,老大,我的错。”想要跪下,可胳膊被纪天景紧紧的握住,挣扎不开。

也不敢挣扎。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其实应该说是纪天景单方面的施压。

纪天景的手渐渐用力,手指按住几处穴位,面不动声色,动作微微用力。

一阵针扎样剧痛透过纪天景的手传入黑衣人的骨头。

这种疼痛比针扎还要疼,纪天景从小跟随师父学习医术,对于人体的穴位再清楚不过,这种程度对他来说轻而易举。

“老大,对不起,我错了。请原谅我。”黑衣人强忍着压力跪了下来,一改刚才强硬的态度。

语气虽然还是那样生硬,但是能在他的语气中听出痛苦的滋味。

纪天景松开手,拍了拍黑衣人的肩膀,轻声说道:“生气吗?生气的话用你的能力战胜我,这个位置我拱手让给你。”

黑衣人跪在地上,扶住自己受伤的手臂,不敢吭声。

“回答我。”

“属下不敢。”黑衣人头埋的更低了。

纪天景觉得无趣,眼神扫过在场的每个人。“本首领知道,你们中间不乏有人看不惯我,可我在这个位置一天,就轮不到任何一个人在我面前指手画脚,要是真看不惯我,大可大大方方的提出来,与我一战。”语气冷峻随意,像是在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一样。

说完,看也不看跪在地上的那个人,迈着潇洒的步伐离开。

这一次,没人敢上前阻拦。

——————

这所监狱,是为那些十恶不赦,罪大恶极的犯人准备。监狱建立的地方比较偏远,在城市郊区,四面都有数不清的树。不熟悉这里的人,在这里转上几圈就会迷路,官兵在此处建立好多陷阱,稍有不顺,便会粉身碎骨。压根没人敢走出去。

这里的树林太过诡异,时不时的有乌鸦,猫头鹰一类的鸟类在天空徘徊,发出刺耳的叫声。

听到这种声音,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

可这样危险的地方,纪天景悠闲的像是进了自家的花园,左看看右摸摸,时不时的还要点评上一句。

“这里的刀都老化了,也不知道换一换。”

“啧啧,这陷阱做的也太明显了吧,傻子才会上当。”

“……”

要是比起耐力,一般人可真比不过纪天景,徒步走了三个多多小时,才走到能打车的地方。

顺着公路走,迎面而来一辆出租车,纪天景伸手拦下。

司机师傅是个年纪差不多四五十岁,看上去面善的大叔。

“小伙子,你要去哪里啊?”司机师傅在纪天景坐好后,掐了手指夹着的烟,扔在车上自制的小烟灰缸中,转过头笑嘻嘻的问道。

纪天景想到这次回来的目的,说出了地址。“尚阳大学。”

“哎呦,小伙子学习不错啊,要知道,尚阳大学可是咱们国家排名第一的,我今天运气真不错,接到一个学霸。”司机惊呼一声,随后说道。

纪天景笑着没说话,自己早已经不是尚阳大学的学生了,还没有读完大二,就被退学了。

原因呢,大概是挡住其他人的路了,或者可以说得罪人了。

司机师傅在这里开了快二十年的车了,所以抄着小路就把人送到尚阳学校的大门口。“小伙子,到了。”

“多谢。”纪天景找出钱包付了钱,道了声谢。

纪天景站在学校门口,学校校牌上龙飞凤舞的字体,苍劲有力,每一处落笔都恰到好处。

就在纪天景想要走进学校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道呼救。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不管心中的疑惑,有人求救,断不会不管。快步上前,看到求救那人,心中不免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