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仙侠:开局百倍资质增幅系统 ›› 第5章 藤蔓老妖!你,太弱了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仙侠:开局百倍资质增幅系统》 第5章 藤蔓老妖!你,太弱了

2021-10-10 10:40:50  作者:更阑墨海  分类:玄幻  连载中

雁晋峰的矿区弯弯曲曲,延绵不断。

提着一盏灯,矮身在矿脉里前行。

昨日余诗施将他叫到屋子里,给他看了一张雁晋峰矿脉的地图。

对于这份地图的来源,唐清墨能猜出个大概。

余诗施的父亲是余之涯,是雁晋峰的首座。

平日里这小师妹又活泼好动,恐怕是从余之涯那里顺过来的。

他现在急需上好的精矿,以及能承受筑基期剑意的稀有矿石。

手臂上的衣袖被余诗施揪出了褶皱,这个平日里活泼的小师妹面色有些苍白。

“害怕了?”唐清墨笑道。

“有点,我怕遇到危险保护不了清墨师兄,毕竟是我带师兄出来的,得对你负责。”

“对了,清墨师兄,我给你的那份烛火燎原残卷一,你学完了还给我,我再给你拿残卷二。”

唐清墨从一个小行囊中拿出烛火燎原残卷一,递给了余诗施。

“多谢诗施师妹,我学完了,赶紧放回去吧。”

余诗施看着那份残卷,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才一晚上,就学会了?

“清墨师兄,我费了好大功夫才偷出来的,你资质差,得更加刻苦,不能弄虚作假,知道吗?”

余诗施说完有些后悔,看着唐清墨的背影,在烛火的照耀下,更加的孤独了。

清墨师兄的资质很差,这卷烛火燎原是地阶功法,即使是仅有第一式的残卷,凭清墨师兄的资质,也得半年才能摸到门道。

这么着急催他干什么呢?不是变相的说他资质差吗?

两人根据地图行进着,这幅地图的精度极高。

唐清墨提着灯,从弯曲延绵的矿洞中走出,来到了一片露天矿脉。

挡在唐清墨和余诗施面前的,是精矿藤蔓。

这是一种靠着吸收精矿灵气生存的植物。

藤蔓下面就是精矿脉。

余诗施握着宝剑,向着精矿藤蔓起舞着。

“白昼剑法!第三式!白龙望日!”

“黑夜剑法!第三式!蛟龙遮天!”

接连的劈刺对精矿藤蔓的伤害有限,仅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剑痕。

“要是大哥,二哥在就好了,用烛火燎原便可解此局。”余诗施沮丧道。

“师妹,让我试试吧。”唐清墨拔出长剑。

“清墨师兄,白昼,黑夜剑法我都试过了,除了烛火燎原,还有他法?”

“就是烛火燎原。”唐清墨目视着藤蔓。

余诗施掐腰,清墨师兄怎么变得如此轻佻了?

修仙一途重在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行,今日清墨师兄的所言所行,完全不像是往日谦逊的师兄。

“清墨师兄,你让我有些失望。”余诗施怀抱着长剑,脸色不悦。

“信我一回,可好?”唐清墨笑道。

“那我便信你一回。”

点点烛火于长剑中绽放,掩盖住了长剑上的白黄色剑意。

“烛火燎原!第一式!秉灯夜烛!”

一道霸道的火舌向着精矿藤蔓汹涌而去,击中了先前因余诗施劈刺而生的剑痕。

白黄色的筑基期剑意撕裂了整座精矿藤蔓。

漫天的藤蔓碎片如同烛火一般点亮了矿脉上的夜空。

“这……清墨师兄……你是如何做到的?”余诗施看着漫天的烛火。

“诗施师妹的剑法精湛,其实已经重创了藤蔓,我只不过是将烛火涌入剑痕中,藤蔓便自行瓦解了。”唐清墨将长剑收回。

“原来如此,烛火燎原果然霸道,仅仅是烛火就有如此效果。”余诗施的瞳孔里倒映着烛火。

“看来师兄并没有骗我,那我再给你去拿残卷二!”余诗施开心道。

“诗施师妹,这个先不打紧,如今的残卷一只得皮毛而已,我还需要继续磨练。”

余诗施微微笑着,这才是他认识的师兄嘛,谦逊有礼。

清除完精矿藤蔓后,精矿便显露了出来。

晶莹剔透的精矿在夜色的衬托之下,绮丽无比。

一连三日,唐清墨和余诗施两人化身成矿工,不停地搬运着精矿。

这些上好的精矿,不仅可以打造宝剑,也可以在拍卖会中换得大量灵石。

第五日,唐清墨独自来到了精矿脉处。

余诗施并没有将烛火燎原残卷一放回去,而是自己偷偷修炼起来。

事情败露,余之涯罚了她两日思过崖禁闭。

这小师妹来信说切莫忘记挖矿大计,此举是两人在拍卖会大赚一笔的最好机会。

恐怕去思过崖不是思过,而是想辙去了。

唐清墨用天眼俯视着整座精矿脉,他在寻找着能完美承受筑基期剑意的矿石。

矿脉中央处绮丽无比,但灵气却像是被什么遮掩了一般。

纵身跃到矿脉中央,取下了一块矿石。

这矿石精度极高,竟比外围的精矿还要高!

“哪来的张狂小子,竟敢偷拿洒家玉矿?!”

“居然是藤蔓老妖?”

巨大的身影遮盖了明月,藤蔓老妖身高三尺有余,盘根错节,体型巨大。

藤蔓老妖一般寄生在稀有矿脉附近,只有品质足够高,数量足够大的矿脉,才会生出藤蔓老妖。

身上有着白黄双色的墨气,墨气淡而虚浮,应该刚刚成为藤蔓老妖不久,境界在筑基期一层初期。

“狂妄小儿!原来是你!伤我藤蔓,失我修为!拿命来!”藤蔓老妖怒道。

唐清墨拔出长剑,躲过一招横扫。

长剑上出现一缕缕白黄双色的剑意。

既然是筑基期的对手,那便用筑基期的剑意较量。

“你居然有筑基期的剑意?!这国境内有筑基期剑意的屈指可数!”

“可惜,你境界修为太低,炼气二层的娃娃而已,待我杀了你,连同你的筑基期剑意一同吸收,也算对我损失精矿藤蔓的补偿!”

借着灰暗的夜色,藤蔓老妖挥着藤蔓,从四面八方向唐清墨疾射而去。

手中的长剑亮起点点烛火,唐清墨表情淡然。

“张狂小儿!烛火燎原前三式都伤不得我半分!你这修为恐怕连一式都没掌握吧!”

夜色如水,汹涌着化成碎片的藤蔓。

烛火如灯,照亮着无尽的星河。

藤蔓老妖不可思议地看着纷飞的藤蔓碎片。

这小儿……怎么可能会烛火六式?

“烛火燎原,八式,烛龙戏日!”

“烛火燎原,十式,无上灯火!”

唐清墨轻轻地收回长剑,望着漫天的灯火。

“你,太弱了。”,唐清墨摇了摇头。

夜色,灯火,如此美景却也寻不得那永生的意义。

挥了挥衣袖,也罢,仙途漫漫,总归会有那一份永生的意义在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