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四章铁骨铮铮柳大少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我娘子天下第一》 第四章铁骨铮铮柳大少

2021-10-12 22:27:20  作者:小小一蚍蜉  分类:古代言情  连载中

  柳明志手中捧着一本史书翻看着一边摸着下巴嘀咕着:“大龙王朝到底是个什么王朝?中国历史上有大龙王朝的存在吗?”

  史书上记载的很详细,从秦皇汉武一直到魏晋王朝的时代都还是挺熟悉的,可是再后面隋唐之前乃至之后的朝代居然没有一个,西晋时便朝政不稳,战乱四起诸侯割据,龙国太祖李元民横空出世,平定天下诸多叛乱,威慑草原诸族建立了大龙王朝,距今已经六百多年光景。

  大龙王朝横空出世建国六百多年的时间,后面的唐宋元明清自然是不存在了,既然不存在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呢?柳明志不禁暗自思量。而且六百年没亡国,有点东西啊。

  “宣德二十六年,哪个皇帝年号是宣德?明?可这是大龙啊!”

  拿着史书翻看一直趴到书桌上睡着之后柳明志最后也没研究出来如今到底是个什么世界,醒来之后已经是日上当空。

  “居然没有人来打扰,平时这个时辰莺儿那丫头不是已经早早地唤我起床了吗?真是怪事。”

  柳明志来到大龙王朝已经小月了,每天早上天刚刚东方露出一丝光亮,侍候自己起居的丫鬟莺儿便会准时的敲开自己的房门唤醒自己起床读书,本来了解到自己的身份之后柳明志心里还暗自窃喜,一个三餐不济的群演居然会变成一个江南首富的大公子,这与之前的差距天差地别啊。

  本来想着以后不用为了生计发愁,到大街上买包子也可以一下子买两个了,吃一个再吃一个,馋死别人,买豆浆也可以一下子买两碗了,喝一碗再喝一碗,羡慕死别人。

  然而想象的世界总是被现实给无情的击破,包子没了,豆浆也没了,连柳府的大门都出不了,柳明志完全被老子柳之安给圈禁了起来。成了柳明志的柳明志在这个世界生活的这些天连柳府的大门都没有出去过,金陵的大街上什么模样更没有见过,你能信?

  柳明志也曾想着偷偷的溜出去戏耍一番,可是自从柳明志发生了烟雨楼阁那件事的丑闻之后柳之安便加强了柳府的戒备情况,防止的就是大儿子再出去惹是生非。

  有出去的地方吗?当然有,柳府那么大的地方,不可能所有的地方都有下人护院看守,比如后院旁的狗洞的大小完全可以钻出去一个成年人,柳明志蹲在狗洞旁也研究了几天,可是就是狠不下心来钻出去,一墙之隔就变成了天堑一般阻碍了柳明志对花花世界的憧憬。

  至于今天自己能够睡到日头高升莺儿那丫头没有打扰自己完全是因为柳明志昨夜翻看史书不知不觉得就看到了后半夜,门外掌灯的仆人早早的禀报给了柳之安,柳之安欣慰儿子居然也会挑灯苦读了,于是便格外开恩的准许了柳明志睡了一个懒觉。

  莺儿在门外守候似乎听到了柳明志屋内活动的脚步声,轻轻的敲了敲房门:“少爷,你已经起床了吗?莺儿把洗漱的脸盆送来了,少爷要不要现在就洗漱一下。”

  柳明志伸了个懒觉,这万恶的旧社会啊,什么都被人侍候的日子过得虽然容易让人懒惫,但是爽啊。

  “进来吧,把水盆放到换洗架上就好了。”

  莺儿听到了自家少爷的招呼,轻轻地推开房门端着水盆走了进来,一声疾呼连忙转身:“呀,少爷,你起床又不穿衣服。”秀气的小脸上染上了一层嫣红。

  柳明志闻言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上,裤子穿着呢,鞋子也穿着呢,就是光着上身随意批了一件外衫,衣服上的系带没有系上,南方的天气已经不是那么的冷冽了,夜里穿上衣服已经感觉到一丝丝的燥热,柳明志只好把衣服解开才能感觉到一丝丝的凉意。

  把身上的衣服穿戴好之后,柳明志走到背身的莺儿身后:“小丫头,你一个小屁孩在意这么多干什么,少爷明明就是没有把衣服穿戴好,怎么到你的嘴中就变成了没有穿衣服了,要知道说话说得不对可是会害死人的啊。”

  莺儿转身看着穿戴好之后的柳明志微微松了口气,樱桃小嘴撅着:“少爷你耍无赖,莺儿哪里小了?”说完骄傲的昂着头,少女的气息迎面而来,让柳明志有些微微发愣。

  莺儿看着呆呆盯着自己胸口眼神目不转睛的柳明志,眼神有那么一丝小得意,然后俏脸更红了,不敢在自家少爷灼热的眼神下久待,把手中的水盆放到了换洗架上。

  柳明志回过神来,暗骂自己无耻至极,莺儿这丫头勉强十六岁的年纪,自己怎么会产生那样的心思,看着在一旁等候自己梳洗的小丫头有些尴尬,讪笑了两声,自顾的洗漱了起来。

  莺儿看着安静洗脸的柳明志,清澈眼神中依旧露出好奇的神色,外面的姐姐们都说少爷无恶不作,调戏良家妇女,踹过寡妇家的大门,抢过小孩的零食,祸害了很多府上的小姐姐们,可是我怎么看着一点都不像啊,这些日子以来少爷除了口花花不爱穿衣服之外,也并没有说的那么坏啊。

  当初刚一听到夫人安排自己服饰那个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柳明志的时候,莺儿已经抱着以死明志的心态了,倘若大公子真的对自己毛手毛脚,想要糟蹋自己的清白,自己就死给他看,守护自己的清白。

  然而让莺儿疑惑的事发生了,柳明志除了偶尔微微调戏一下自己,比如刚开始见面的时候柳明志颇为玩味的打量着羞答答胆小到不敢抬头看人的莺儿时恶狠狠的道:“这就是老头子给小爷新挑选的暖床丫鬟?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当时听了这句话的时候,莺儿的俏脸都吓得发白了,不是谁都想攀龙附凤的,娇小的身躯微微颤抖,不由暗道:“完了完了,这个十恶不赦的恶棍大少爷真的像翠姐姐们说的那样要对我不轨了。”

  “嘿,小丫头,愣什么呢?没看到少爷我已经洗漱完了吗?还不把水盆端出去,等着我自己来吗?”柳明志看着发愣的小莺有些失笑,打搅了陷入沉思的丫鬟。

  莺儿猛地回过神来:“啊……啊……好…好的。”

  柳家正厅之中一家人正吃着饭菜,尤其是柳明志毫无风度的犹如一个饿死鬼一样,不停地往嘴中塞着食物。

  柳之安一脸嫌弃的看着长子的模样,脸色变了又变,最后还是忍了下来,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这是自己的种,自己上辈子的冤家,不能打死,不能打死。

  “明志啊,明天你就去当阳书院去读书吧。”

  柳明志的动作停了下来,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老子:“读书?为什么啊?读什么书啊?”

  柳之安盯着一脸糊涂的长子,恶狠狠的道:“还有半年秋闱就要开始了,此次州试你倘若不给老子考个举人的功名回来,老子我一定把你小子塞回娘胎里重造。”

  柳明志手中的糕点掉了都没有发觉:“老头子,你玩真的啊?”

  柳之安瞪着长子:“你看老子像是开玩笑吗?老子说到做到,到时候考不上举人功名,你不死也要脱层皮,你可以试试。”

  “咕嘟。”柳明志咽了口吐沫:“不对啊,不是说商贾子弟不得参加科举的吗?”

  “当年太祖建国之后北击草原袭扰我边陲重地的各族联盟,可是连年征战,国库日渐空虚,供应大军的粮草逐渐提供不上,太祖因此被围困在边疆颍州城中,后来当时的宰相便上书给太祖皇帝,可以向周围的乡绅富商征集粮草。”

  “后来呢?这跟商人子弟参加科举有什么关系?”

  “太祖是穷苦人家出身,体恤百姓,自然明白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不能无缘无故向着乡绅富商征集大军所需的粮草,自古以来,士农工商,商人地位最是卑贱,于是太祖便下令,但凡向朝廷捐献一定数目的银两,便可以允许其后辈子弟参加科举考取功名。”

  “老头子,你捐了多少?”

  柳之安满不在乎的道:“五万两。”

  柳明志双眼成了铜钱状:“那得是多少钱啊?”

  “所以,你也知道那是不少钱,这次辜负了老子的五万两,老子……老子疯起来自己都害怕,你给老子好好掂量一下。”

  “咕嘟。”柳明志小心翼翼的问道:“老头子,我考功名为了什么啊?咱们家什么都不缺啊。”

  “考取功名当然是为了当官了。”

  “那么当官是为了什么?”

  “当官当然是为了敛…….嗯哼…脸….脸上有光,光宗耀祖。”

  “真的这么想?”

  “当然不是啦,当官当然是为了报效朝廷,善牧黎民,为朝廷开的天下太平,为圣上守得一方安宁。”

  “那我不去读书,我好吃好喝,有花不完的钱,喝不完的酒,为什么要去考取功名,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才不去呢。”

  “逆子,你当真不去?”

  柳明志毅然的点点头,坚毅的说道:“不去,说什么都不去,我柳明志身为柳家儿郎,天生铁骨铮铮,绝不会为强权所屈服,你就算把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去,打死都不去。”

  柳之安蹭的站了起来对着一旁的管家柳远说道:“柳远,给我请训子棍。”

  “且慢,柳伯牵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