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七章柳家奥义秘术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我娘子天下第一》 第七章柳家奥义秘术

2021-10-12 22:27:20  作者:小小一蚍蜉  分类:古代言情  连载中

  闻人政年逾七旬,鬓发花白,那双被岁月沧桑深深磨炼的双眸依旧明亮,闪烁着精明的光芒,身体虽然老态龙钟却步履稳健。

  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用一根木笄随意的扎着,闻人政抚摸胡须的动作不由得一怔,嘴角微微抽搐,右手不知不觉间扯下几根胡须都没有发觉,淡笑的表情定格在那饱经沧桑的脸上,愕然的看着刚刚登上山门的柳明志。

  柳明志发觉自己匆忙之下反骂的声音并不是柳松时也有些惊愕,抬头看着站立在自己面面前精神抖擞的老人家以及不远处的书童。

  “老先生,实在是失礼了,学生方才与书童嬉闹一番,一时不察之下想不到竟然贸然冲撞了老先生,老先生多多海涵。

  闻人政的神色淡然的点点头,脸上依旧一副淡笑的模样,方才只是因为柳明志过激的反应而惊愕,回过神之后并未放进心里淡笑道:“小友不必多礼,所谓不知者不怪,老朽怎么会与一个后辈一番计较。

  柳明志顾不得休息,连忙回了个书生礼节:“学生柳明志,金陵人士,奉家父之命前来当阳书院进学,不知老先生尊姓大名,学生斗胆一问。

  闻人政乐呵呵的道:“原来是金陵柳家柳员外家的少爷,果然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老朽对公子的大名是如雷贯耳啊。
柳公子能来当阳书院进学是鄙院的荣幸,老朽当阳书院山长闻人政欢迎柳公子。

  “原来老先生就是声名赫赫的闻老山长,学生不知闻山长在此,失礼了,学生柳明志见过闻山长,祝愿闻山长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柳明志恭恭敬敬的行了个大礼,毕竟是书院的扛把子,留几分好印象终归是没错的。

  嗯哼嗯哼的闷笑声传来,柳松站在一旁想笑不敢笑,肩膀抖动不止,可以看出来忍的相当难受,柳松嘴角微微张开对着柳明志用口型说出两个字:“闻人。

  闻人政脸色也有些绛红,不负先前的仙风道骨模样,脸色一垮,郁闷的看着柳明志:“柳公子,老朽复姓闻人,单名一个政字。

  柳明志嘴角微张,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老人,这算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吗?

  “小友方才说来鄙院所为何事?”

  “后辈是奉了家父的命令,前来当阳书院进学。

  “不收。
”闻人政斩钉截铁说出两个字。

  “别别别啊,闻人老先生的德行后辈早有耳闻,宽厚仁良,不至于跟我一个小辈计较吧。
”柳明志苦脸哀求道。

  闻人政似笑非笑的看着柳明志,苍老的面容上神色怪异:“我当阳书院虽说比不得国子监一样门槛如此之高,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想进就进的地方,你懂了吗?”

  看着闻人政的表情,柳明志有些纠结,我懂什么啊我懂,我懂个锤子。

  “小子糊涂,还请闻人院长明说便是。

  闻人政咂咂嘴摇摇头:“不可说,不可说,这个你得悟,老朽既不自贬亦不自夸,当阳书院这个地方,想进来简单的很,我一句话便可以,这下懂了吗?”

  “哦哦哦哦哦…….懂了,小子懂了。
”看着闻人政挤眉弄眼的模样,柳明志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暗道私房钱不保,从怀里取出两张柳夫人私下里塞给的百两银票一脸不舍的递给了闻人政:“快收起来,别让我再看到它们。

  闻人政看着柳明志扣扣索索掏出来的两张银票,脸色黑如锅底:“柳家小子,你是不是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老朽是让你展示一下自己的功底,免得书院进了个混人,你拿老朽当什么人了!”

  “啊?”

  “啊什么,展示一下功底啊,老夫也想看看名动金陵的柳大公子是否有资格进入当阳书院进学。

  柳明志一脸蒙蔽结结巴巴的说道:“怎……怎么展示啊,没…没经历过这种阵仗啊。

  “四书五经应该会吧?”

  “不会。

  “经史子集读过没?”

  “不会。

  “兵法韬略总归会点吧。

  “不会。

  “君子六艺起码会一点吧?”

  柳明志小心翼翼的用牙齿咬了咬手指尴尬的摇摇头:“好…好像也不会。

  闻人政压抑住心中的怒气呼了口气:“吟诗作赋不要告诉老朽你也一点不会?”

  “这个嘛!这个嘛!七窍通了六窍。

  闻人政好奇的问道:“怎么讲?”

  柳明志脸色一垮:“一窍不通。

  闻人政脸色骤然绛紫:“那你来当阳书院干什么,给老朽滚。

  看着像发了情的公牛一样的闻人政柳明志轻轻的咽了口吐沫:“老头这是你逼少爷的,既然如此就不要怪少爷不讲情面。

  “你……你要做什么?”

  柳明志咬牙切齿的看着闻人政,眼神微红:“奥义,大召唤术,有钱能使鬼推磨。
”说完咬着牙掏出五张百两银票举了起来:“五百两。

  要知道大龙王朝虽然势微,可是银子这种硬通货的还是有很强的购买力,二十两银子就足够一个五口之家衣食无忧的生活上半年之久,五百两对于普通人家来说足以称得上是一笔巨款。

  闻人政抬眼看了一下柳明志手中的银票:“我当阳书院有尽出天下才子的美称,你用五百两银子就想收买老朽?”

  柳明志咬咬牙又掏出一百两银票:“再加一百两。

  “四书五经可以慢慢的温习,可是经史子集……..”

  “七百两。

  “这些慢慢也能补上来,吟诗作对乃是科举必不可少的科目,这个就…..”

  “八百两。

  “吟诗作对乃是后天养成的习惯可以培养,君子六艺乃是读书人立身之本,老朽…..”

  “一千两,老头子你不要得寸进尺,再敢多说一句废话,少爷转身就走,就算被老爹回家打的脱层皮少爷也认了。

  闻人政飞箭离弦一般的闪现在柳明志身边一把扯过柳明志手中的银票,在柳明志毫无察觉之下就把银票揣进袖口:“柳公子随意的作一首诗吧,这是书院的规矩,老朽纵然是一山之长也不能随意违背,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一下的。

  柳明志看着手中已经失去踪影的银票,心在流血一般的疼痛:“作诗?随便?”

  柳明志一会看看天,一会瞅瞅地,来回徘徊了几步:“有了。

  闻人政苍老的脸上有些惊异:“古有曹子建七步成诗,柳公子只走了五步便有诗作出来,倒是老朽眼拙了,柳公子果然是一个可造之材,请诵诗,老朽也为你点评一番。

  柳明志深吸了一口气,清了清喉咙深情的道:“天上一只鸟在飞,地上鲜花成一堆,小鸟飞的真自在,鲜花开的真是美,浅陋之作,请闻人山长点评一番。

  闻人政的脸色极具变红,摸了摸手中的银票脸色才慢慢恢复正常,嘴角抽动道:“柳公子果然是天纵奇才,想必今年秋闱之试必能高中举人。

  柳明志恬不知耻,兴奋的看着闻人政:“真的?”

  闻人政一脸悲苦:“恩,恩,老朽相信你。

  柳明志一拍手迷之自信:“我就说嘛,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别说区区举人了,少爷给你考个头名解元回来看看。

  闻人政眨眼点点头,递过来一串钥匙:“这是学院生员所住之处的房门钥匙,这是最后一间双人间的钥匙,柳公子一路舟车劳顿,先行去休息吧。

  柳明志走后,闻人政急忙的取出袖子里的银票,眼睛呈现孔方状:“这得多少竹叶青啊,天天喝杜康都没问题。

  闻人政没有发现一个二八年华左右的女子正在蹑手蹑脚的缓缓靠近。

  女子眼神玲珑机灵,点绛唇,口含丹,娥眉清秀,神态灵秀不失青涩,柔弱不失典雅,诗意不失聪颖。
女子轻手轻脚的探头看着身形猥琐的闻人政:“爷爷,在藏什么。

  闻人政吓得一个机灵,马上一本正经的直立身体,神色又是那般仙风道骨:“云舒丫头,爷爷这把老骨头可经不住你这般惊吓。

  闻人云舒一脸审视的打量着自家爷爷,然后伸出手葱白玉指:“藏的什么,拿出来吧。

  “没藏什么啊?你是不是看错了,爷爷怎么会藏什么东西啊。

  “哼,我不信。

  “对了,丫头,爷爷这有件事你去找刘夫子去办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