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一世倾于 ›› 第三章 守灵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一世倾于》 第三章 守灵

2021-10-26 22:16:03  作者:夏染雪  分类:古代言情  连载中

  娘走了……

  沈倾于的心撕心裂肺的疼了起来。

  晶莹的泪水从眼眶里流了出来,上辈子被剜去双眼,她再也不会哭了。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活了,娘却眼睁睁的死了。

  沈倾于拉着娘已经没有温度的手,痛哭流涕起来。

  直到哭的两眼昏花,沈倾于才站起已经麻木的小身子,拉过破被棉布,盖在了娄雪飞的身上,

  然后她跪了下来,重重的磕了三个头,这才是跑了出去。

  她用力的拍着一家农户的门,直到门打开。

  她扑通一直声跪在了门口,而后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这是上辈子对她最好的一家人,在她娘去世之后,也是一直的照顾还小的她,也是他们帮忙埋了她娘。

  她抬起脸,就见里面走出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精干妇人,而她一见沈倾于,也是吓了一跳。

  她连忙的想要扶起沈倾于,可是沈倾于却是重重的将自己的头磕在了地上,那咚咚的一声,几乎都是将人的心给磕碎了。

  “婆婆,阿凝的娘亲走了,婆婆帮帮阿凝,求求婆婆帮帮阿凝。

  她边说,边是不断的磕着头,村子里的人都是避她们母女如毒蛇猛兽。

  因为娄飞雪病了,她的病久治不愈,也不知道是谁传出的,说是她的病会传染,所以村子里的人都怕,那病会传染给自己,所以就让她们母女两个人住在村子最远最烂的破屋里面,就连吃饭,也都娄雪飞用身上的物件换来的,他们送到门口,直接就走了,就连多走一步都是害怕,都是嫌弃。

  而现在她能求也就只有这家人,其它的,根本就不会对她开门,她上辈子试过了,她快死了捡着地上石头吃之时,她敲过别人家的门,没有人一个人给她开门,也没有一个人会给她一口饭吃,她被人打,被人骂,她一个人躲在躲着喊着哭着要娘,她抱着娘的墓碑饿的大哭,后来还是这个牛婆子看不过去,将她带回了家,给她饭吃,给她水喝,给她地方睡。

  直到爹来了,爹来接她了,她跟着爹走了,可是却是忘记了还人家的一饭之恩……

  她要让娘入土为安,她要活下去,她要强大起来,她要让黄安东和娄紫茵生不如死!

  牛婆子一听这话,心里猛然的也是一个咯噔,连忙去了沈倾于家。

  看着已经没有气息的娄雪飞。

  牛婆子叹了口气,“婆婆给你娘洗洗,你呆在这里别怕啊。

  沈倾于点点头,她没有动,却是弯下了自己的膝盖,跪在了那里。

  牛婆子是个手脚麻利的,直接就让自己的儿媳妇找来了一件没有没有穿过的衣服,现在也不心疼衣服,死者为大,竟然让他们的遇到了,那么就要将人送的安生了

  看着里面的人来来往往的,沈倾于将自己的头贴在了地上,给自己的娘亲磕头。

  娘,走好。

  阿凝会保护爹爹,会护着哥哥,也会敬着姐姐,哪怕是这辈子仍是没有娘说的,那个可以视阿凝如珠似宝的男子,阿凝也会视自己如宝。

  娘,阿凝不会再那么傻,这辈子阿凝一定要好好的活,好好的过,好好的做人。

  沈倾于磕了一下头,一句又一句的念着往生咒。

  牛婆子出来的时候,打一见正跪在地上念着往生咒的沈倾于,突然感觉这孩子身上有道佛光闪过。

  她不由的揉揉自己的眼睛,再睁开之时,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她想,她一定是看错了。

  她拿了一些银子,让牛大郎去订了一口薄棺,再厚的她也是拿不出来,就这样吧,也算是做了一回善事了。

  不管娄雪飞是哪里的人,她现在毕竟是在村子里去世的,所以牛婆子就和里正说过了,就把人葬在他们村子里的祖坟里面吧。

  里正摇了摇头,起初是不愿意的,可是最后再是一起这孤儿寡母的,说了一句可怜,也就同意了。

  下葬的时候,是牛婆子一家子帮着下葬的,毕竟人还是正年轻的时候去的,才是如花一般的年纪,所以这不是喜丧,也没有吹打什么的,请村上的人挑了一个时间,就将人葬了,而村后头的黄土坟地里面,就多了一座新的孤坟。

  沈倾于跪在新坟前,给娘磕了三个头。

  牛家的人都是站在后面,也不知为什么,这一座的新坟也是让他们的心里不好受,未免的都是有了一些难忍的悲凉感。

  沈倾于给娘磕过了头,然后她站了起来,在牛家人的面前跪了下来,然后给他们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小倾于,跟婆婆回去吧,给婆婆当孙女去,”

  沈倾于只是木然的摇摇头:“我要给娘守灵。

  牛婆子知道这小丫头是个坚强的,于是只是拍了拍沈倾于小小的肩膀,叹着气走了。

  沈倾于跪在坟前,望着远处的天空,脑海里却浮现出自己前世临死的场景,她努力的看清,仿佛能看到一个高大的轮廓,但终是徒劳。

  沈倾于小小的手摸上自己的嘴唇,那滚烫的血腥味仿佛还在舌尖萦绕着。

  救她的男人是谁,他是否还活在这世上?等给娘守完了灵,她一定要找到他……这世上最后一个对她好的人。

  半个月后,官道,一匹俊马正在向前奋力的奔跑着。

  驾!

  骑马的男子用力的抽了马一辫鞭子,马吃疼,撒开蹄子疯一样朝沈倾于所在的村子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