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一世倾于 ›› 第六章 过往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一世倾于》 第六章 过往

2021-10-26 22:16:03  作者:夏染雪  分类:古代言情  连载中

  沈倾于不哭,也不笑,一双空洞的眼睛里,慢慢的钻进了一些神采。

  然后将自己的小手伸进了胸口里面,从里面拿出了一块染尽了血的绣帕,放在了沈定山的手上。

  沈定过颤着手指接过了那块绣帕,看着绣帕上面已经干了血渍,心如刀绞。

  他小心的谨慎的将绣帕放回了自己的胸口,单手抱起了自己的女儿,走了出去。

  不远处还停了一辆马车,孩子们都是围在马车边闹着,就连大人也都是出来了,对着那一辆马车小声的议论着,可能没有一个人会想到,那个当初来到他们村的沈娘子会是这样的身份。

  沈倾于依依不舍的望着娘住的破屋。

  “走了,”沈定山将女儿抱了起来,然后将她给了马车里一个中年女人,这是他给女儿找的一个奶嬷嬷。

  虽然说他的小阿凝不需要喝奶了,但也是需要人照顾的,而他是一个大老粗,从来都没有照顾过孩子,所以才买了一个奶嬷嬷回来,等回到了就中,他再给女儿置办下人。

  沈倾于拉开了马上帘子,望着村子的方向,随着马车的晃动,曾经生活的景象一点点的在眼前消失了……

  而她也将走上同上辈子不同的一条路。

  “小小姐,睡一会吧,睡一会儿就到了。
”她放下了帘子,抬头间, 是奶嬷嬷的笑的温和的脸。

  奶嬷嬷拍了拍身边的被子,马上的内部空间很大,足是可以让一个大人睡好。

  沈定山单手抱着女儿,然后给她指着外面的路边的小摊子。

  “阿凝喜欢什么,爹爹给你买好不好?”

  “这个好不好?”

  沈定山拿了一个波浪鼓,放在了女儿面面摇了摇。

  沈倾于盯着那个波浪鼓,然后伸出小手拿了过来,自己再是摇了起来,小步的嘴唇也是向上弯了一下,她这是笑了啊。

  沈定山摸摸女儿的小脑袋,再是带着她继续的走着。

  沈倾于摇着手中的波浪鼓,有一下没有一下的,她想到了自己的上辈子,似乎爹爹也是给她买了这个的,这是她的第一个玩具,她很喜欢,也很珍惜,可是她大哥却是把波浪鼓给摔坏了,当时她哭的不吃不喝,爹爹把大哥毒打了一顿。

  可就算是这样,大哥的心里却是从来都没有记恨过她,还是拖着满身是伤的身体,给她买了一箱子的波浪鼓玩。

  当初她为什么要相信娄紫茵的话,说大哥只是想要将军府的爵位,只是想要利用她。

  她那时真蠢,竟然就这么信了,从来没有都没有把大哥当成哥哥,明明的,大哥从来都未对她有过任何的要求,只是同爹一样,一样疼她,护她,可是她却是害了他的性命,让他和爹都是因她而死,而她自此,也是没有人再护着了。

  她再是摇着手中的波浪鼓,将自己的小脑袋靠在了沈定山的肩膀上面,半眯起眼睛,一下又一下的摇着。

  她爹和娘是少年夫妻,两个婚后一直相敬如宾,也是伉俪情深,爹从来都没想过要纳妾,他只要有娘一人就行,他是看就多了家中那些妻妾相争,所以自小他就只想取一妻,也不想妻妾成群,享尽其人之福。

  后来他遇到了她娘,也是惊人天人,虽然说她娘是商户人家,可是爹却是对娘未改过初心,后来他还是娶了娘,而后,他爹是真的没有纳过妾也是没有过通房,府里就只有她娘一个女人,两人的日子过的极好,只是也有美中不足之事,他们两人一直未有子嗣,可是爹却是却是一点也不在乎,只是说,孩子都是靠缘份的,或许他沈定山这一辈子就是注定无子的命。

  可是她娘却是不行,她知道子嗣对于男人的重要性,所以就硬是给她纳了一房妾,就是她娘当时的陪嫁丫环书香。

  书香也是同娘一起长大的,两人情同姐妹,娘其实并没有多么的妒忌的,不是因为大度,也有可能就是因为丈夫太好,总是让她想要为他做些什么?

  只是纳过了书香之后,爹却是一直都是未去过书香那里,娘想尽了办法,最后就连媚香都是用上了,她娘是制香天才,一味香就足矣让爹分不清楚是谁,他以为那女子是娘,其实却是娘的陪嫁丫环。

  后来爹和娘还冷战很久,可是他还是放不下娘,最后还是想通了,如果没有孩子,他或许不在乎,可是娘却是会成为千古罪人。

  爹接受了书香,也是将她抬为了姨娘,也就是后来的书姨娘,可是却仍然是极少去那里,而书姨娘也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同娘争什么宠,书姨娘仍然是将娘当成了主子,一直的都是贴身伺候,不得不说,她娘挑的人都是好的,眼光也都是妙的,却生了她这么一个没用,又是蠢到了底的女儿。

  书姨娘也是一个争气的,就是那么一次就怀上了,还生了一对龙凤胎,但是不得不说,她也是一个命薄的,孩子没有几个月大,就生病去了,也是留下了一对嗷嗷待哺的幼儿,这两个孩子都是她娘一点点的养着长大的,小时候生病了,彻夜照顾的是娘,牙牙学语学时第一句叫的也是娘,他们虽然是庶出子女,可是娘却从来都没有把他们当成庶子庶女看待,而她娘也是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子女,她也是从未想过还会有孕的那一天,有时她自己都是以为这是命,她就是一个无子的命,是的,就是命,这就是她的命,或许她此生也就是注定的无子吧,只是谁也没有想到。

  当是沈定山这一年出征之际,她却是查出了有孕了,这时那对庶子庶女都已经是五岁大了,虽然有了自己的亲生子女,可是娘对那双庶子庶女却是一如既往的疼爱,也是将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子女。

  后来,沈倾于出生,当沈倾于她娘正沉浸在自己的有了女儿之时,她爹却是因为一场战事,而被说成了叛国,当年沈家祖宅那群人,恨不得从来没有过沈定山这个人,却是从来没有想过,他们能有如此的荣耀,沈家还能如此的立于京城里面,就是沈定山用自己的血肉铺成的。

  他十二岁一战成名,打过无数场的胜仗,得了天子的嘉奖,更是亲封了将军,赏万两了,赏良田千倾,如果不是有他在,沈家也不过就是一个没落的家族。

  而沈定山出事了之后,沈家的人逼着她娘带着三个孩子离开,甚至什么也都是不愿意让他们带走,就连娘的嫁妆,也要留在沈家之内。

  后来娘带着两个不满六岁的孩童,还有一个正是抱在怀中的她,颠沛流离,无家可归,她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艰难的度日,可是就算是如此,娘也是从来都没有让他们饿过,哪怕是自己的不吃,也都是要让他们吃饱,再是后来,他们遇到了劫匪,娘为了护着大哥和大姐,抱着年幼的她引开了那些劫匪,后来娘就和大哥大姐走散了,她一路的寻着大哥大姐,最后落脚在了玉河村那里,而停下的原因,也只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病了,也有可能是时日不多了。

  后来,她们母女异乡飘零,在村子里的住了下来,一住就是两年的,起先她娘还能够绣些东西来补贴家用,后来人慢慢的就不怎么好了。

  至于她的大哥和大姐,被他们的嬷嬷带着,嬷嬷身上有娘留下来的银子,到也没有吃过苦。

  可是她娘却是带着她,吃尽了各种的苦,经历了各种的难,她自小就被人打,被人骂,被人欺负,所以爹找回了她之后,对她充满着的愧疚,就连大哥大姐也是,他们把全部的爱都是给了她,可是她最后却是将他们都是亲手的送上了断头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