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谋妃要逆天
谋妃要逆天

谋妃要逆天余暮云-著

25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撞破奸情 夜色深沉,兵部尚书府满堂嫣红,全府下人都在为二小姐余暮云大婚在紧张筹备中。“小姐,…
更新到:第9章 害羞的小少年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4-08 12:33:37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撞破奸情 更新时间:2022-04-08 12:33:37
第2章 主持公道 更新时间:2022-04-08 12:33:37
第3章 要做被仰之人 更新时间:2022-04-08 12:33:37
第4章 初露光彩 更新时间:2022-04-08 12:33:37
第5章 掳走 更新时间:2022-04-08 12:33:37
第6章 前朝公主 更新时间:2022-04-08 12:33:37
第7章 气派回府 更新时间:2022-04-08 12:33:37
第8章 我若不愿又如何 更新时间:2022-04-08 12:33:37
第9章 害羞的小少年 更新时间:2022-04-08 12:33:37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撞破奸情

夜色深沉,兵部尚书府满堂嫣红,全府下人都在为二小姐余暮云大婚在紧张筹备中。
“小姐,将军派人送了好几套凤冠霞帔来,说让您试试看看喜欢那一套,现在给你拿进来吗?”
余暮云的贴身丫头笑着端来一个蝉木盘子,上面堆叠着几件大红色的喜袍。
余暮云听了丫鬟说的话,咧开出一个好看的笑来:“拿过来吧,我试试。”
她伸手拿出两件衣裳来试穿。
余暮云还特地上了妆,挽起了青丝盘髻。
明日便是要成亲的日子了,今日才拿到喜袍试穿,虽然余暮云不是很喜欢那个陈将军,也没见过几次,嫁过去应当也不错,今日拿了喜袍,才发觉自己竟是有些喜欢的。
三套衣裳她抛开了一套,另外两套怎么也选不出最好的来,丫鬟见她犯愁只得说,“小姐,不然让余元晚大小姐,给您看看哪一套好一些,大小姐那么喜欢刺绣,想来对于衣裳方面有些造诣。”
余暮云思来想去觉得丫鬟说得有理,于是拿着衣裳就去了大小姐的房间。
“我自己去就成了,晚上可以跟姐姐说说悄悄话,你不用跟着。”
刚走到余元晚的门前,她便听见里面有压抑的嬉笑声。
“阿晚过来,来本将的怀里……”
余暮云整个人一愣,这个时候阿姐的房间里怎么会有男子的声音。
“陈将军,你小声些,等会被妹妹听了去。”余元晚声音娇嗔道:“明天可是你们大喜的日子,你今晚怎么还敢来啊。”
“怕什么,你那妹妹爱本将爱得死心塌地,不过是鱼水之欢,本将爱怎么就怎么,她能做些什么?”
“呵呵……”似乎是被挠得痒了,余元晚咯吱的笑了,“你可真坏!”
怎么会这样!
“哐当……”
余暮云受的打击太大,手里的盘子没拿稳掉落在地,她再也忍不住了,用力撞开了面前紧闭的门,吱呀一声,门缓慢的开了,余暮云看见床上躺着了两个衣裳不整的人。
一个是自己的姐姐,一个是自己明日要嫁的夫君。
这两人的身体交缠在一起,面色发红,让她呼吸瞬间困难了起来。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余暮云怔了,脸色也是变了又变。
床上两人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的好事会被打断,一时间愣住了,再看清楚来人之后两人脸上都闪过一丝慌乱,很快两人又镇定下来。
“妹妹难道看不出来吗,我们正在……”余元晚边说边抬手抚上陈将军敞开的健硕胸膛,看见余暮云那个样子心里闪过一丝痛快。
伸手把住陈将军的肩膀,将头靠了过去,一脸妩媚的看着余暮云:“陈郎,对我的身子,可是非常满意的。
“姐,你明明知道我跟陈将军明天就要成亲了,你为什么要……”剩下的话她实在说不出口,只是死盯着陈将军只觉得被人背叛了,“你们两个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要不是我撞破,你们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陈将军伸手搂住余元晚的腰,脸上没有一分愧疚,反而有种解脱。
“是你自己太蠢,晚晚比你漂亮,比你妩媚,比你有女人味,更懂得如何讨男人的欢心,你有哪点可以比得上晚晚的?”
余暮云脑子轰然一片,之前和陈将军相处时候的画面闪过脑子,难怪对她总是不冷不热,却总是关心余元晚,原来这两个人早就勾搭在一起,就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陈将军起身走到她面前去,一脸嘲讽样,“余暮云,你以为,我是看上了你哪里?不过是仗着你背后有一个尚书大人罢了。”
“啪”余暮云忍无可忍,伸手就给了他一巴掌,她手指卷曲将他的脸抓出两道血痕道,“既然你不仁,莫怪我不义!今日之事,你们谁也别想脱手,明日你们的苟且便会传遍天下!”
他脸上闪过一丝杀气,余暮云眼尖,知道陈将军动了杀心,她抢先动手给了他一个措手不及,陈将军倒是没想到余暮云反应这么快,等到躲开攻式回过神来,余暮云已经跑出了院子。
此人留不得!
眼见余暮云往外跑,陈将军脸色一凛,抬脚就追了出去,她毕竟是个女子,跑了没两步就被陈将军抓住了,两人过了两招,余暮云完全处在下风。
“别跑了,今日你瞧见了不该看的东西,就怪不得我了!”
陈将军掐住余暮云的脖子道,余暮云面色涨红起来,一手把住他的手腕,一边艰难说道,“呵,奸夫淫妇才是应该活不过几天的!”
陈将军脸色大变,余暮云趁着他大意的时候使了点阴招,还多亏了陈将军教了她两招临时保命的法子,没想到就用在了他的身上。
陈将军下腹猛然一痛,手上的匕首也松了,余暮云使的力气不少,够他痛一晚上了,他面色极其难看,再没有力气将她抓回来,余暮云见机便使劲往外逃。
余暮云跑了两条街,就在一个转弯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衣角被一个摊位木块勾住衣角,她一扯,整个人被拉得重心不稳,飞了出去。
不巧的是她面前就是一顶轿子,她一个扑身飞了过去,那抬轿子的人闪躲不及被她撞了一个正着,轿子一歪,一个黑影闪出来,“轰拉”一声,轿子顿倒在地。
她的衣裳被勾住扯开了一大个口子,颈口露了出来,那站在不远处的男子只看了余暮云一眼,狭长的凤眸便眯了起来。
她裸露的颈后,赫然是一块蝴蝶形状的胎记。
这个时候一个男人冲到玄衣男子的身边,一脸担心问道,“太子,太子,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太子?”余暮云擦干眼角的湿润,看向那个玄衣男子,只见此人眉目轩朗,身姿挺拔,虽说是玄衣,但是玄衣下摆却绣着张扬的龙纹,当今敢穿龙纹衣裳的,除了皇帝就只有当朝太子了。
那个声音尖细的男子见太子没事一股火气冲上来,对着余暮云就开说,“什么人如此大胆!怎么走路不看路呢,你可知道你撞到谁的轿子?!没长眼睛还是……”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