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商女之步步为赢
商女之步步为赢

商女之步步为赢叶千歌-著

25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毛遂自荐 定京城。惜花楼。香风徐徐,轻纱舞动,轻声软软,人影浮动。二楼居中的雅间,一双葱白玉…
更新到:第9章 退婚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4-09 12:33:26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毛遂自荐 更新时间:2022-04-09 12:33:26
第2章 和我不搭 更新时间:2022-04-09 12:33:26
第3章 我敢退婚,你可敢娶? 更新时间:2022-04-09 12:33:26
第4章 自己挖坑自己跳 更新时间:2022-04-09 12:33:26
第5章 退婚 更新时间:2022-04-09 12:33:26
第6章 深明大义 更新时间:2022-04-09 12:33:26
第7章 反对的声音 更新时间:2022-04-09 12:33:26
第8章 丞相府 更新时间:2022-04-09 12:33:26
第9章 退婚 更新时间:2022-04-09 12:33:26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毛遂自荐

定京城。
惜花楼。
香风徐徐,轻纱舞动,轻声软软,人影浮动。
二楼居中的雅间,一双葱白玉手将房门推开,抬脚走了进去。
开门无声,但是过于出色的相貌,不一般的气度,还是让雅间中谈笑晏晏的众人都看了过来,一时间声音小了很多。
雅间中坐着不少人,叶千歌环视一圈,终于在靠窗的位置看到自己要找的人。
靠窗位置的小几旁坐着两个男子,左边男子身着青衫,头戴玉簪,手拿折扇,端的是风流俊秀的做派。
右边男子一身紫袍,金色丝线附在其上,和头上的金色发冠交相呼应,金贵富足的气息扑面而来。
紫袍男子就是叶千歌要找的人,皇商卫家唯一的公子,卫炎景。
无视周围众人投递过来的目光,叶千歌缓缓走过去。
叶千歌身姿端正,行走间丁香色的百褶裙纹丝不动,仪态不可挑剔,立刻和楼中的姑娘差别开来。
这是一个贵人!
叶千歌在卫炎景面前站定,迎着卫炎景的目光:“卫少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卫炎景将酒杯放下,上下打量叶千歌一番,容貌上佳,姿态自有韵味,就是……不认识!
扭头问身边已经看呆的沈千丘:“何人?本少记得没有点姑娘。”
沈千丘回神就听到卫炎景点姑娘的言论,嘴里的酒水差点喷了出来,忙咽下酒水,刷的一下将折扇打开,遮住半张脸,小声道:“不是什么姑娘,正经的官家小姐,叶家大小姐叶千歌!最近风头正盛的那位!”
卫炎景眨眨眼,再眨眨眼,神情显得有些无辜,实则在脑海中将叶千歌这个名字找了一遍,真不认识!
看着周围众人表面繁忙,实则耳朵竖的老高的样子,卫炎景眼神莫名 ,又端起酒杯:“叶姑娘既然能找到这里,想来不会计较那么多,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毕竟叶姑娘初来乍到,让人以为我调戏姑娘就不好了。”
此言一出,周围哄笑声一片,沈千丘折扇轻摇,意味深长的看了卫炎景一眼。
这定京城中,有谁不知道卫三公子喜欢美人,要不然也不会一回来就喝花酒,这会想起自己的名声了?
叶千歌无视周围人的轻笑声,淡淡开口:“我想要和卫公子做生意,特来毛遂自荐!”
卫炎景闻言,目露惊奇。
要知道在定京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块砖头砸下去就可能砸中一个官员。
正经商人很少,多是各大世家的管事,这年头自愿行商的还是头一份。
再者行商的多是男子,从来没有听说谁家女子出门行商。
刚刚沈千丘还说,这叶千歌是正经的官家小姐却想要从商,有意思!
卫炎景一脸好奇:“叶小姐想要行商家里人知道吗?”
“知道。”
“那有本钱吗?之前可有做生意的经验?”
“都无!”
“那叶姑娘想要做什么生意?……是惜花楼的生意?”
叶千歌:“……”
传言说,卫炎景生意场上是一把好手,生活中却是妥妥的纨绔子弟,果然传言不假,三句不离姑娘。
沈千丘听着卫炎景的话,折扇已经将脸全部遮了起来,一副不认识卫炎景的样子。
却对叶千歌尴尬一笑:“叶姑娘稍等,我有事找卫三!”
说完拉着卫炎景就走,让没有准备的卫炎景一个趔趄:“沈千丘你干什么我还没有和美人说完呢……”
卫炎景的抱怨对沈千丘一点用都没有。
两人来到拐角无人处,沈千丘松开卫炎景,崩溃道:“卫三卫祖宗,咱能不要每句都不离姑娘吗?”
“不能,拉我出来干什么,赶紧的,里面姑娘还在等我呢!”
得,果然离不了姑娘!
沈千丘被卫炎景打败了,指着雅间:“你知道叶千歌是谁?你就敢上去调戏,你是不是想要被叶老爷子的吐沫淹死?”
“这和叶老爷子有什么关系?”突然卫炎景想到什么,身形一顿:“这叶千歌到底是谁?”
看来卫炎景是一点都不知道叶千歌是谁。
想来也对,这卫炎景做生意才回定京,估计近段时间定京城中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沈千丘凑近卫炎景,简单快速的将叶家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据沈千丘讲,半个月前,大学士府叶家被抄,叶家男子全部流放云州,叶家女子贬为平民,暂留定京城。
而这位叶千歌,就是叶家大小姐,听说抄家突然,当时叶家女眷一盘散沙,是叶千歌站出来,稳定人心,打理叶家。
卫炎景脸色郑重,皱眉问道:“叶家为何被抄家?”
沈千丘看了周围一眼,压低声音道:“听说是叶老爷子结党营私。”
卫炎景猛的看过来,一脸不可置信:“叶老爷子,怎么可能?”
人人都认为不可能。
叶老爷子叶怀安可是定京城中的名人。
先皇时期科举入仕,当年更是三元及第,风头一时无二。
众人都以为这又是一个朝堂上冉冉升起的新星,仕途肯定青云直上,定京城各大世家巴结的对象。
就连当时的先皇都想着要给叶怀安安排什么官职,才不辱没状元郎的名头。
却没料到,叶怀安自己上奏,自请翰林院修书,这一修就是一辈子。
先皇见叶怀安真喜欢读书,就封了大学士的官职,真全了叶怀安畅游书海的想法。
所以这样一个信奉书中自有黄金屋的学者,会结党营私?
呵呵。
沈千丘看卫炎景的面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神秘道:“我老爹可说了,应该是上头那位有心惩治叶家,才有了这一说法,不过那位估计也有考虑,流放之地才安排在云州!”
云州卫炎景去过,离定京城有点距离,但并不是什么苦寒之地,虽比不上定京城富足,但百姓安居乐业也能吃饱饭。
想来上头那位也不想叶怀安死了,不然怎么堵住天下学子的悠悠之口。
“那雅间这位什么情况?”
卫炎景想起叶千歌,脑海中滑过其姣好的面容:“士农工商,虽然现在大家不排斥商人,但文人都自视清高,她真要出来做生意?”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