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替嫁王妃日日想和离
替嫁王妃日日想和离

替嫁王妃日日想和离阮云娉-著

34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嫁个活死人 窗外锣鼓喧天,四处张灯结彩。大小姐要嫁给当朝的七皇子,这是何等光耀门楣的大喜事,…
更新到:第9章 放浪轻薄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4-13 17:48:22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嫁个活死人 更新时间:2022-04-13 17:48:22
第2章 留下子嗣 更新时间:2022-04-13 17:48:22
第3章 殿下醒了 更新时间:2022-04-13 17:48:22
第4章 你也配 更新时间:2022-04-13 17:48:22
第5章 吾爱如月 更新时间:2022-04-13 17:48:22
第6章 克扣饭食 更新时间:2022-04-13 17:48:22
第7章 出逃 更新时间:2022-04-13 17:48:22
第8章 你开价 更新时间:2022-04-13 17:48:22
第9章 放浪轻薄 更新时间:2022-04-13 17:48:22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嫁个活死人

窗外锣鼓喧天,四处张灯结彩。
大小姐要嫁给当朝的七皇子,这是何等光耀门楣的大喜事,整个阮府上下都欢天喜地。
唯独闺房中的阮云娉秀眉紧锁,愁容满面。
今日是她的大日子,可她却要嫁给一个连接亲都不能亲自来的男人。
阮云娉本是有心上人的,他们逛过庙会拜过菩萨,说好只等沈明祎金榜题名,定会来阮府提亲 。
谁知道还没等到沈明祎来,阮重山就把她许给了一个活死人。
手中绣着鸳鸯的荷包都快被阮云娉捏烂了,她却始终不愿放开手。
她不断的抬头看向窗外的院墙,那里的下人早就被阮云娉支开,还特地放了一把梯子好像在等什么人。
前日夜里,阮云娉冒着天大的风险悄悄溜出去找沈鸣祎,本想和他远走高飞。可苏明祎却说让她等到成亲这日,他定会来寻阮云娉。
院子外的人声越来越响,阮云娉也心如鼓擂,她知道迎亲的队伍已经来了,要是再不想办法只怕是脱不了身了。
这样想着,阮云娉趁着众人都去门口看热闹,悄悄从闺房的窗边翻出去,她绕开主院,打算从偏院还没修好的墙角逃走。
谁知道刚走到偏院边便听见男女调笑的声音。
这是她妹妹阮琳琅的院子,难道院子里有外男?
阮云娉本不想管闲事,可她匆匆一瞥却愣在原地。
“想想我那个姐姐居然嫁给一个活死人我便想笑,她大概还在痴痴傻傻的等你带她走吧,殊不知你拖延时间就是怕她逃了。”
“我的傻琳琅,活死人又如何,你姐姐就是嫁个牌位,那也是皇家的牌位,她是王妃,你们阮家的地位就不一样了 ,日后成堆的金银都会流水般的往你家走,说到底你还要谢谢她。”
“谢,我自然要谢,你说阮云娉要是知道你与她逢场作戏,只是为了与我相见打掩护,她会不会气的发疯?”
阮琳琅掩嘴娇笑,沈鸣祎更是搂人入怀,情不自禁时还落下一个吻。
这一幕落在阮云娉的眼中,犹如晴天霹雳。
花灯节的初遇、灵音寺的祈福,还有阮云娉一次次用自己嫡女的身份给沈鸣祎行方便,让他悄悄来府中与自己相会。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人的骗局。
虽是嫡女,可阮云娉的亲娘去的早,这位续弦的夫人不曾对自己恶语相向,但也冷漠淡薄。
阮云娉孤单的长大,本以为遇见沈鸣祎就是她生命中的一束天光,谁曾想不过是个天大的笑话。
是她太蠢才会遭人愚弄,如今真相大白,阮云娉除了满腔的悔,还有一股子恨意。
你们以为自己的计谋得逞了吗?我偏不让!
一身火红的新娘游魂似的回到自己的闺房,迎亲的人马刚好到了。
阮云娉被送去了晋王府,与她拜堂的只有一团绣球。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耳边传来道贺,喜帕晃动的缝隙还能看见他人嘲弄的目光。
只是这些阮云娉都不在乎,拜过堂她就是晋王妃。
夜幕深沉,阮云娉被送到了喜房,无人与她喝合卺酒,也没人为她挑喜帕。
婆子们说了些吉利话便退下去。
直到这一刻,阮云娉才注意到躺在床上的男人。
那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
飞云入鬓,鼻梁挺括,大抵是常年不见阳光,皮肤尤为白皙。
长长的睫毛在他的眼睑上投下一片阴影,即便是昏睡下也看得出他眉目微蹙,也不知是在为什么事情烦心。
“殿下。”
阮云娉轻轻的喊了一声,自然没有回应。
她扭头看向屋中的装饰,红绸,红灯笼,红烛,一切都那么喜庆,而阮云娉的心底却忍不住生出一丝悲凉。
“云娉,云娉…”
窗外传来熟悉的声音,一瞬间阮云娉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
等她走到窗边发现猫腰站在底下的沈鸣祎,顿时大吃一惊。
“你怎么…”
“嘘,小声些。”沈鸣祎颇有几分得意道,“云娉我还没告诉过你吧,其实我爹便是晋王府的管事,这府中下人我大多认识,想来见你也不是难事。”
阮云娉想起白日见过的场景,差点气的将袖中的喜服扯碎。
“该来的时候不来,如今又来做什么?”阮云娉斥责道。
沈鸣祎立马摆出一副愧疚的模样:“云娉,白日失约都是我的错,只是恰好我被绊住了,实在脱不开身。不过现在这样也不错,反正七殿下是个活死人,咱们私会岂不方便?”
沈鸣祎说着还不老实的去摸阮云娉的手,却被阮云娉重重拍开。
“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阮云娉怒斥一句,直接将窗紧紧关上。
被关在外面的沈鸣祎碰了一鼻子灰,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是怎么了,平日里阮云娉只需几句柔情蜜意的话就能百依百顺,今日怎么这般暴躁。
难道真生气了?
沈鸣祎还不死心,不停的敲窗,勾着阮云娉过来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屋中忽然传来一句话。
“殿下,您怎么醒了?”
沈鸣祎听见,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久留,完全是连滚带爬的逃走。
屋外的声响停了,阮云娉才松了口气。
她靠在床边望着床上一动不动的男人,眉眼低垂。
方才的话只是阮云娉为了吓唬沈鸣祎故意说的,昏迷了近五年的人怎么可能随便醒来。
“你说我是不是天底下最蠢的傻子,怎么会随便信了男人的鬼话。我还以为我能与他举案齐眉,儿孙绕膝。原来都是我的妄念罢了。”
阮云娉说的平静,可身体却很诚实。
一滴泪顺着阮云娉的脸颊滑下滴落在男人的指尖。
阮云娉见状,连忙去擦。
不经意间却看见那手指动了动。
一瞬间阮云娉睁大了杏眼,她牢牢的盯着上官清穆的那张脸,连呼吸都忘了。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