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其他小说 ›› 婚迷不醒:狼性老公太生猛
婚迷不醒:狼性老公太生猛

婚迷不醒:狼性老公太生猛雪夜笙歌-著

120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如梦似幻   “逸少,在节目即将结束的时候,场外观众提出想问您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其实节目组包括…
更新到:第7章 聚会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14 11:19:36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如梦似幻 更新时间:2021-09-14 11:19:36
第2章 契约婚姻 更新时间:2021-09-14 11:19:36
第3章 游逸承 更新时间:2021-09-14 11:19:36
第4章 你欺负她了? 更新时间:2021-09-14 11:19:36
第5章 新员工 更新时间:2021-09-14 11:19:36
第6章 花痴 更新时间:2021-09-14 11:19:36
第7章 聚会 更新时间:2021-09-14 11:19:36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如梦似幻

  “逸少,在节目即将结束的时候,场外观众提出想问您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其实节目组包括我在内都很感兴趣呢,所以在这里想问问您,还请您给我们解惑。”

  电视上的他抿着唇,修长的手指富有规律地点击着沙发扶手,我知道这是他不耐烦的表现。

  我很好奇,他每次上节目之前,电视台都该会提前打招呼的,这次节目快结束的时候突然提问,似乎也不在他预料之中。

  会是什么问题?

  “逸少,您和歌坛巨星裘雅于今晨从一家宾馆里走出,不知道是不是曝光恋情的前兆呢?”

  这个问题无疑也是我最想知道的问题。

  下一刻,他张了口,意外的不是冰冷的斥责:“我和裘小姐是朋友,今天她专程飞回A市为我庆生,就这么简单。”

  然后他站起身,冷硬的背影消失在电视上,新闻也就此中断。

  我也不打算等了,上楼睡觉,刚躺下没多久,便听到楼下开门声响。

  是他回来了?

  咚,有什么东西倒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我侧耳倾听立刻调转方向,他在洗手间!

  “林逸,你回来了吗?今……”

  灯光点亮,我的表情定格。

  眼前,衣衫凌乱的男女就抱在一起,他把人压在身下厮磨,身上散发着浓重的酒气。

  “啊,林逸哥,你快起来,有人!”

  “嗯?”他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比刚刚在电视上接受采访时的声音还要有磁性。

  前一刻,还当着几千万人的面前说只是庆生,眼前却是两个人滚在一起,可笑。

  “林逸哥,你好重,压得我都快喘不过气了。”裘雅在下面推着他的胸膛,一副撒娇的语气,我的心重重一沉,好像被重锤敲击。

  道听途说和眼见为实是两回事,我看着他们抱在一起,尽管我不在乎,但是也不舒服。

  一半如在噩梦中,一半还留在现实,不愿相信他真的违背契约把他在外面的女人带回了家里,但是眼前发生的一幕,再叫我清醒不过,自欺欺人终归是自欺欺人。

  “喝醉了?我去拿醒酒药给你。”我冷道一声,便转身上楼。

  在上楼之后,我不知道为什么,拿药的手都在颤抖,我尽量地客服自己的怒气。

  当我端着醒酒药和温水再下楼的时候,那里空无一人,客厅的灯开着,我知道,他在那。

  裘雅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大概是喝多了难受,手按着额头。

  换做平时我就上去帮他按揉了,只是刚刚见到他和裘雅调情,我实在没心情。

  放下醒酒药,我对他说:“这是醒酒药。”

  “嗯。”好像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看着他态度自然地拿起醒酒药就着水吃下去,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假寐,到嘴边的质问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准备了饭菜,要不要给你热热,庆祝一……”

  “不用了,你休息吧。”他不等我说完就不耐烦地打断,眉心紧锁。

  心里蔓延了苦涩,泪意涌上来,我不敢再出声,怕一出声就会有破碎的鼻音惊扰他。

  我还是没有勇气惹他生气,也不敢想真正摊牌的那一刻到来。

  契约婚姻,本身就不该奢侈太多,但我终究还是没忍住,我跟他说,我想出去透透气。

  跑出来以后我有点迷茫。

  当了他太久的契约妻,一般就宅在家里,好久没出来一时间我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这时候有人经过我身边,笑说:“隔壁新开了家雨声酒吧,去喝一杯?”

  酒吧对于从小是乖乖女的我来说,是个陌生的地方。

  醉了,像他一样没心没肺喝多了,或许就能忘却今晚的烦恼。

  醉了,再回家,摊牌也好,继续做契约妻也好,我都会坦然面对,不会再逃避。

  推开雨声酒吧的大门,我被迎面而来的烟雾缭绕熏得皱眉,几乎想转身就走。

  定走到吧台,有调酒师风骚地耍着动作,便见得各色酒酿落入玻璃杯中,倒映出瑰丽精致的色彩,如梦似幻。

  “渐入佳境,很适合美女你哟,来一杯?”

  渐入佳境,这种酒的寓意倒是不错,只不过以我现在的情况能渐入佳境吗?

  我视线转向另一杯,吧台有人点了一杯长岛冰茶。

  想了想,既然和茶挂钩,大概不会是烈酒。

  也是可笑,总想一醉解千愁,然而真正面对调酒师点酒的时候,我又胆怯了。

  抿着唇,我对着调酒师点了一杯长岛冰茶。

  对方很诧异地望了我一眼,点点头调制了起来。

  我静静等待着,好像有种被人看着的错觉,但我偶尔回头看看,周围卡座的人都嘻嘻笑笑有自己的圈子,并没人注视我。

  “美女,你的长岛冰茶。”

  调酒师把酒推给我。

  我道了声谢抿了一口,出乎意料的口感很棒,完全出乎我对酒的想象。

  忍不住一口接一口,到大口大口的喝,沉浸在微凉的酒液顺着喉咙流淌的感觉,神经末端有种被瞬间轰炸起来的刺激,然后开始醺醺然。

  不够,依然不够,酒意上头之后的空白时刻,我还是能想起他们厮混的凌乱场景。

  还想大口再喝的时候,我愕然地甩了甩杯子,空了?

  “麻烦再来一杯!”微醺,那我就任性一点。

  我不管在外人眼里是什么形象,执着地对调酒师要求再来一杯。

  忘不掉他们,实在很可恶。

  反正就是买醉的,那就干脆醉个彻底吧!

  “美眉,来酒吧光喝一种酒多没趣,哥哥帮你点一杯,你尝尝,绝不比长岛冰茶差。”

  耳边传来一声,那人语调轻浮,让人厌恶。

  “不用了,我就喝长岛冰茶,谢谢。”

  “诶,怎么那么倔呢?我是为你好啊,怎么能不识好人心呢?”那人不依不饶。

  我烦了,皱起眉头跑到稍远一点的座位。

  那人竟也跟了上来,嘴里没完没了说着:“美眉,一人喝酒多寂寞,哥哥陪陪你吧。”

  口口声声的哥哥,让我直接想起了裘雅叫林逸的那声哥。

  眉头再度皱紧,不用对着镜子我也知道自己此刻脸色多难看。

  我是来买醉的,不是来找不痛快的。

  “走开,不用你陪。”随后跟调酒师打声招呼,结账。

  “嘿,性子挺烈的啊,这种美眉我最喜欢。哥就吃定你了,今天你想喝也得喝,不想喝也得喝!”

  谁知我结账完了那人还不愿放过我,大步追上,我的动作根本不及他的动作快。

  男人健壮的手臂横拦在我胸前,我惊叫一声躲开,心里也愈发不安。

  “你想干什么?”我警惕地看着他。

  “小样儿,不信制不服你。”我眼前的人撕掉了那层伪善的面具,露出了丑恶的面目。

  我心中陡升不祥的预感,“你别过来。”

  步步后退,眼前的家伙却步步紧逼,近距离看着那张平平无奇却邪恶狞笑着的脸,我十足反胃,很是无措。

  “别过来,再过来我,我要喊人了!”

  “你喊,天真的小美眉,你也不打听打听这家雨声酒吧是谁开的!哪怕你今天被我当着所有人的面强奸,我说封口,谁都不会透出半点风声。”

  听到这话,我如坠冰窟。

  还买醉,我恨不得时光倒流,狠狠打自己一巴掌。

  这里很危险,根本不该来。逃,必须立刻逃离!

  瞬间清醒,我撒腿就要狂奔出去,可是我一下子被抓住了,还被人捏着嘴巴,灌了好几口酒,呛得我眼泪都出来了。

  我又气又急,拽回自己的手臂努力抠着喉咙想把酒吐出来,仍是晚了。

  眨眼天旋地转,若说刚刚喝下长岛冰茶仅是觉得神经末端被轰炸,那么这一杯酒下肚,我先是觉得五脏六腑要跟着爆炸,又转瞬以为自己要升上天际了。

  眼前晃出一片花影,我看不真切,恐慌感从心头蔓延开来,全身四肢百骸都跟着泛冷。

  不要倒下,不要倒下!

  我努力地警醒着自己,可是汹汹醉意仿佛蛛丝一样把我包围,越缠越紧。

  撑不住了。

  “哈哈,先喝了一杯长岛冰茶又喝了我一杯加料的螺丝起子,看她怎么跑。”

  浑浑噩噩之中,我只见那人咧着嘴十分嚣张地在眼前大笑,甚至俯下身要亲上我的唇。

  恶心,不,不要碰我!

  泪花飘出眼帘,手脚无力地拍打着想要在我身上摸索的男人,我万分后悔自己跑出家门。

  如果那时就听他的话,早点休息,怎么会遭遇这一劫。

  眼前的阴影渐渐遮住了我全身,我的意识也渐渐被酒意抽走,昏沉中只记得我被人扯了一下,我整个人躺在一个人的怀里。

  走开,走开……

  我无力地娇喘着。

  翌日醒来,我的头像是爆炸了一样痛。

  朦胧的视线,我看到了一掌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庞!

  是他?!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