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神级赘婿
神级赘婿

神级赘婿周荣兴-著

545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中海,秦空! 中海市,云白山山巅。 秦空盘膝而坐,吐纳九深一浅。 “呼……” 忽然,秦空张嘴…
更新到:第5章 颠倒黑白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16 11:50:48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中海,秦空! 更新时间:2021-09-16 11:50:48
第2章 下午一点,必死! 更新时间:2021-09-16 11:50:48
第3章 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更新时间:2021-09-16 11:50:48
第4章 颜老太死了? 更新时间:2021-09-16 11:50:48
第5章 颠倒黑白 更新时间:2021-09-16 11:50:48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中海,秦空!

中海市,云白山山巅。
秦空盘膝而坐,吐纳九深一浅。
“呼……”
忽然,秦空张嘴一吐,深深吐出一口浊气。
这浊气如剑,其内更掺杂有污血,落于草地之上,竟让得草丛枯竭!
“三年了,三年前一战的伤势,如今总算是痊愈了!”
“三年前我入赘颜家,因伤隐忍三年,这三年来即便是阿猫阿狗,也能在我头上撒泡尿。整个中海,谁人不知,颜家入赘了一个瘦弱病重的废人?”
“林家,秦家,还有天盟!三年前,你们没能杀掉我,如今我伤势痊愈,终有一日,等我神功大成,我必亲自报仇!”
秦空低喃,眼中寒芒毕露!
三年前,他母亲去世,他回归秦家拜祭,却不料秦家不顾之义,联合林家与天盟,设计围剿于他,若非他命大,恐怕三年前,他已命丧燕京!
如今他伤势痊愈,此仇——必报!
踏踏踏……
忽然,一连串脚步声响彻,秦空不禁回过神来,循声望去。
只见远处,一老一少缓缓行来。
老者身穿中山装,虽年过古稀,双眼却炯炯有神,龙行虎步,风采不逊于壮年。
在老者身后,却是一妙龄少女。
少女身穿碎花长裙,扎着双马尾,身材窈窕,肤若凝脂,眼中透着一股罕见的纯真之色,饶是见惯美女的秦空见之,也不见双眼一亮!
“这就是云白山山巅啊,真美!”少女感慨。
“若不是你这懒猪的速度慢了些,我们赶上看日出的话,这山巅的景色更美。”老者笑道,言语中却无责怪之意,尽是宠溺。
这时,少女似是发现了秦空,惊呼道:“咦?爷爷你看,山巅居然有人了!比我们还早耶!”
老者听闻,看向秦空,不由得双眼微眯。
他一生阅人无数,眼前青年虽看似平凡,可那股隐藏的傲意,却难以逃过他双眸。
“没想到,现在还有年轻人和我这老头一样,有这欣赏日出的雅兴。”
老者笑了笑,打招呼道:“老朽周荣兴,不知小哥怎么称呼?”
“区区过客,不足为道。”
秦空摇头一笑,不愿与之多谈,转身沿着两人反方向行去。
看到这一幕,少女撇撇嘴,嘟囔道:“这人真没礼貌。”
“小蕊,不能没礼貌。”周荣兴听后,低声教导道。
听到这话,本欲离去的秦空忽然停下,转身神神秘秘的说了句:“老爷子,你这一大早的出来看日出,还带上一群保镖?”
话罢,他转身,向着两人行来的反方向离去。
“什么带保镖啊,他这人说话怎么没头没脑的。”小蕊嘟囔道。
倒是周荣兴,他面色一变,似是猜到什么,低呼催促道:“小蕊,我们快走!”
“走?周老爷子您还是呆在这吧,我这一大帮兄弟跟上来,也不容易啊。”他话音刚落,一声冷笑已从不远处响起。
紧接着,便见得一名刀疤男子,带着足足八名黑衣人,走上了山巅。
看到这情景,饶是不经世事的小蕊,也终于看出了事情不妙!
……
云白山山道上,秦空缓缓而行,忽的他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摇头低语:“果真不该多说。”
他话才说完没多久,两道急促的脚步声已从身后响起。
正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周荣兴与周欣蕊。
此刻的周欣蕊头发有些凌乱,纯真的眼中带着惊慌,她一手扶着周荣兴,跌跌撞撞的小跑着。
反观周荣兴,他腰间出血,再无半分之前虎步龙行的精神模样,却是受了刀伤!
“太好了,你还在!求求你救救我的爷爷吧!”
见到秦空,周欣蕊大喜过望,求助道:“大哥哥,我们遭人追杀,求求你带上我爷爷离开吧,我留着殿后!”
“抱歉,无能为力。”秦空虽有些诧异周欣蕊在生死面前,能毫不犹豫做出抉择,但仍旧摇头,冷冷拒绝道。
周欣蕊急了,眼中含泪:“求求你了!我们是羊城·周家的人,只要你能救我爷爷,我爷爷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羊城周家?没听过。”秦空摇头。
这家伙,居然没听过羊城·周家!?
周欣蕊一惊,但仍旧不死心:“大哥哥,只要你能救我爷爷,我们给你一百万。不,五百万!”
然而,秦空仍旧不为所动。
“五百万不行,六百万!”
“七百万!”
“八百万!”
“一千万!只要你能救我爷爷,我们周家给你一千万!”
周欣蕊急切万分的说道,可秦空却依旧面容不变。
周荣兴腰间流血,此刻早已面色苍白,他见状艰难的说道:“小蕊,别说了。”
“先生,我受了重伤,如果您带上我,肯定走不了。但我希望您能看在我们相见的缘分上,带我孙女离开,我的孙女是无辜的。”
“他们的目标是我,只要我往另一处逃跑,他们肯定不会追你们的。先生,拜托您了!”
说完,他勉强挣脱周欣蕊的手,艰难的向着秦空深深一鞠躬。
看到这一幕,周欣蕊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哗哗’的流了下来:“不!爷爷,我不走!我绝不会丢下您一个人的,家里就您最疼我,就算要死,我们也一起死!”
周荣兴动容,但仍旧强自板着脸:“小蕊,不得胡闹!我老了,这一辈子也活够了,可你不同,你还年轻,这世界对你来说,还有太多的精彩,你不能因我而死!”
看着这一幕,秦空冷冷一笑。
身为昔日天盟杀神,他见过太多的人情冷暖,周欣蕊是纯真之人,这一切都是真情流露,可这周荣兴,却不然!
“周老爷子,这下山的路有那么多条,你为何偏偏选这一条?”秦空打断两人,冷冷问。
这话一出,周荣兴苍白的面色,顿时一变!
秦空见之冷笑更甚:“我当初提醒你,是出于一时兴起。可你选这条路,却是想要祸水东引,你的目的我知道,但……我向来不喜被人利用。”
话罢,他不再理会二人,转身向着下方走去。
“小蕊,是爷爷害了你。”周荣兴轻叹,心灰意冷下也不再逃跑了。
他本来想要借秦空之力救走周欣蕊的,如今秦空拒绝,就凭他俩,是根本逃不出那帮恶徒追杀的。
果不其然,后方一阵脚步声响起,刀疤男再度带着一众手下追上。
“周老,你就别抵抗了,放弃挣扎我还能给你一个痛快。”刀疤男手持着染血匕首,狞笑道。
在他的身后,十二名黑衣人纷纷抽出腰间片刀,片刀在清晨的阳光下,闪烁着噬人寒芒。
周欣蕊说到底不过是个小女孩,哪曾见过这等场面?
当下,她便吓得面色苍白。
周荣兴虽然负伤,但仍旧挡在疼爱的孙女面前,求饶道:“你们要杀的人是我,我的孙女是无辜的,你们放他离开。”
“哈哈——放他离开?周老,你也是在商海沉浮多年的枭雄,你觉得我们会斩草不除根?今天,你们所有人都得死!”刀疤男说道,面目狰狞。
这时,一名手下似看到了正走出不远的秦空,低呼道:“老大,那里还有一个人!”
“嗯?居然有闲杂人等?”
刀疤男眉头一挑,他也未曾想到,这大早上的山巅上居然还有旁人!
不过,随即他便冷笑道:“既然他出现在这里,就只能怪他倒霉了。去,把他也干了。”
“是,老大!”
听到这话,两名手下应诺,当即向着秦空靠了过去,而其余人等,则同刀疤男将周荣兴爷孙缓缓包围。
他们也不着急,而是如同困兽般,看着面色逐渐苍白的二人。
反观另一边,两名手下很快追上了秦空。
看着两把砍刀,秦空面色从容,淡淡道:“你们,想要对付我?”
“呵呵,小子,虽然我们无冤无仇,但你出现在这里,也只能怪你自己倒霉了!”一名手下狞笑道,手中片刀高举,就向着秦空斩了过去。
“不自量力。”
秦空不屑一笑,紧接着两人便觉得眼前一花。
下一刻,两人便觉得下巴传来剧痛,而后彻底昏迷过去。
噗通——
清晨的山巅本就寂静,两名手下跌倒在地的声音,更是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看到这一幕,本已绝望的周荣兴大喜,一咬牙大呼道:“小友,救我!”
“互相认识?”
刀疤男一听,面色阴沉,冷冷道:“能这么快解决我两个手下,看来还是个练家子。兄弟们一起上,把他解决了,再解决这一老一小的。”
“是,老大!”
其余几人见状,纷纷狞笑,向着秦空走去。
至于周荣兴爷孙,一个小女孩,一个受了伤的老爷子,让他们跑也不跑不远,不过是笼中困兽罢了。
看着行来的几人,秦空微微眯起双眼,眼中寒芒如刃!
“也好,三年没动过了,稍微活动一下吧。”
秦空低喃,下一瞬,身形骤然横移,如那出笼猛虎,主动冲入到了人群中。
仅仅刹那之间,世界仿佛停止了,有的仅是一道道拳影!
紧接着,包括刀疤男在内的众人,尽数倒下!
如此情景,让得周欣蕊与周荣兴皆是大惊,周荣兴心中自觉已经高估了秦空。
可如今看来,他仍旧是低估了!
解决了一行人,秦空转身欲走,可这时,周欣蕊却是反应过来,她小跑到秦空身旁,哀求道:“求求你了,救救我爷爷!求求你,我给你跪下了!”
说着,她双膝一软,竟真要跪下。
秦空见之,眼中罕见的闪过一丝柔光,随后双掌一撑,已扶住了周欣蕊:“看在你这乖孙女的面子上,我便救你一命。”
话罢,他转身走向了周荣兴,右手缓缓按在了他的伤口上。
与此同时,一股柔光自他右掌之中升起,柔光所过之处,那足以见骨的刀伤竟是止住了血!
昔日天盟杀神,一手掌杀戮,一手生之异能,自掌生死。
也正因掌握着生之异能,他才能在那般重伤之下苟活,并在三年后彻底痊愈。
“伤口止住了,不过只是暂时的,你最好还是立刻带他去医院为好。”秦空淡淡道,救了周荣兴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周欣蕊不禁大喝问:“大哥哥,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秦无痕。”
秦空朗声一笑,这是他昔日在天盟的名字。
当他说出这三个字时,也等于是告知这世界,他——回来了!!!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