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种田 ›› 最新章节小说《你是谁的落寞之妻》 主角木子渝,魏子枫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小说《你是谁的落寞之妻》 主角木子渝,魏子枫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小说《你是谁的落寞之妻》 主角木子渝,魏子枫全文免费阅读佚名-著

96人在追
小说:你是谁的落寞之妻 小说:种田 作者:一纸信笺 简介:一场狂风暴雨,现代特工木子渝机缘巧合下穿越到天朝,嫁…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09 15:06:06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你是谁的落寞之妻

小说:种田

作者:一纸信笺

简介:一场狂风暴雨,现代特工木子渝机缘巧合下穿越到天朝,嫁给了一个傻子,谁料傻子是个帅气将军,不仅人长的帅而且武艺高强,本想和他一世一双人,谁料一朝变,他脚踹孕妻,另娶她人,大婚之日,她肝肠寸断还流产昏死在卫府门外。从此爱人变路人,没有爱意只有恨,怀着满腹仇恨,木子渝远赴异国,在陆离的帮助下,凤凰涅槃重生。

角色:木子渝,魏子枫

你是谁的落寞之妻

《你是谁的落寞之妻》第1章 这就穿了?免费阅读

“姐姐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命不好,就你这丑陋的样子怎么能配的起章哥哥……喜欢他你就该死……该死!”

低矮的灶房里,门窗紧闭。

只见一双修长白嫩的手,铺开手里的湿毛巾盖在了一个正处在昏迷之中的少女头上。

大概过了一炷香时间,木欢才拿下毛巾,摸了摸姐姐木子渝的鼻息,确定已经死亡,才蹑手蹑脚回到自己屋里。

“啊……死人…死人…死人了……”随着早起的木家二媳妇李云的一声尖叫,划破了平静的清晨。

“叫什么叫?叫什么叫?你爹死了还是你娘死了?大清早的鬼叫。”木家老太太李氏端着未喂完的鸡食在院子里大骂着。

“木子渝…木子渝……没气了,人都硬了。”李云跌跌撞撞跑出灶房。

脸色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

虽然平日里她经常殴打木子渝,也希望木子渝早死,但当自己真的面对死了的木子渝还是吓的够呛。

屋子里的木欢嘴角上扬,这下章哥哥只会爱我一个人了。

“死了就死了呗,这贱蹄子就是个短命鬼。”

木老二不紧不慢的做着手里的活计,好似家里不是死了人,只是死了个牲口,回答的云淡风轻。

“这浪蹄子活着浪费粮食,死了也别想浪费我木家土地。”木老太太一口回的够绝情。

“山上的卫家,不是来提过亲吗?现在就把人送过去。魏家傻子是没有人愿意把闺女嫁给他的,这就当提前给他找下了”木老三想到上次魏家的五两银子,就心痒痒。

要不是上次老太太要十两银子,难为了魏家,这事搁置了,现在自己手头也不会这么紧了。

“就这么办吧,记得把银子拿回来!”木老爷子吧唧着旱烟,眉头紧锁答道。

“好勒,这事就交给我去办,保管办好。”木家老三自告奋勇的揽下这活。

用一根麻绳把木子渝捆在自己背上,就这么背着上山了。

相比于怕死人,木老三更怕活人,借刘爷的钱要是还还不上,怕在手指就不是自己的了。

砰砰砰砰……木老二扣响了魏家大门。

“来了,木老二,你这是干什么?”杨氏诧异的看着木老二和背着的木子渝,自己家去提亲,不是都拒绝了吗?这是闹哪出?

“卫婶子,俺娘让我把子渝送上山来,说是那亲事,她同意了,只是聘礼你们再加点,八两银子,这人就是你们家的了。不然,俺娘就打算把子渝卖进窑子里了……。”

木老二添油加醋的胡编了一通,听者却有心了。

“你们木家也真是狠心,这么好的姑娘就打算卖窑子里去,这不是造孽吗?”

“是啊,婶子,这子渝昨天受了风寒,今天一早我就给背上来了,你看,这人是留还是?”

杨氏也是看上了这木子渝的,平日里手脚勤快,能干活。要是成了枫儿的媳妇,自己百年之后,也能闭上眼睛。

只是八两银子是自己全部身家,看了看木老二背上的木子渝,要是我不救这丫头,怕是一个清白姑娘就要这么毁了。

哎,罢了!

木家老三拿到八两银子之后就径直朝镇上去了。

杨氏摸了摸木子渝的身子冰冷,烧了炕,把木子渝盖得严严实实的,叮嘱了儿子魏子枫后就匆匆出门请大夫去了。

这魏家住在兔儿岭上,卫家儿子是傻子,平日里村民忌讳,很少和他们来往。

酉时

原本还有一点晚霞的天空,突然雷电交加,狂风大作,一些茅草屋被掀了顶,在空中打着圈圈跳舞。

接着就是瓢泼大雨。

好似老天也在为这早夭的人儿流泪。

死孩子岭上一户农家的院子里,一个傻子正坐在地上,双手随风摇摆。

“吹风风,吹风风咯。”咯咯……的笑声就着刮过的山风,在兔儿岭里听得让人毛骨悚然。

“呼…木子渝挺直了身子使劲呼出了一口气,又紧接着连吸了好几口气。”

快窒息

好渴……

喉咙干的厉害,木子渝用力爬下了炕,到院子张嘴就对着天空,喝了口雨水,“他娘的,快渴死老子了。”

不对对劲啊。这是哪里?

“哎,你是谁?”木子渝看着地上旁边乞丐模样的人问道。

“媳妇,你是媳妇,我的媳妇。”魏子枫抱起木子渝就转起了圈。

“你快放我下来,小心我废了你。”木子渝发出警告。

看见媳妇拉着脸,不高兴了,魏子枫像做错了事的孩子,牵着木子渝的手就是不放开,还一个劲的说自己错了的话。

这人在玩cosplay吧,装的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木子渝捶了捶胀痛的脑袋,一闭眼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就铺天盖地的袭来。她只记得这次任务是接到上级指示,云南边界上跨国贩毒集团有大交易,让特种部队配合刑警队行动。只知道在保护战友时好像中枪了,怎么就到这里了?

那些记忆……还有这个乞丐的穿着……

难道我穿越了?

木子渝闭目了一会儿,吸收了原主的记忆,敢情这倒霉鬼也叫木子渝和自己同名同姓。7岁就死了爹,母亲改嫁,14岁,还没来得及及笄就因为和妹妹爱上了同一个男人,便被亲妹妹推下堰塘后不死,又被活活捂死。这剧情够狗血的,就是电视剧也没有这么演的。

“哟,你怎么起来了,快快躺着去,丫头你受了风寒了,可不能淋雨。”

刘氏去镇上请来了孙大夫,半道儿下起了大雨,耽误了时间。

扶着木子渝躺下,孙大夫给木子渝把了脉,开了些自己带来的药,就出去了。

喝了药,只觉得头重的很,昏昏沉沉就睡过去了。

一觉醒来,太阳光从窗口射入,刺的人睁不开眼睛。

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身体好像恢复了,只觉得一身轻松。

但原主这小身板和自己的可没法比,自己好歹也是特种部队里的兵油子,摸爬滚打十几年可不是白混的。

这原主身体一看就是长期受虐,手臂上全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旧伤叠新伤,看不清还有一块好皮肉了。

阿西,这要是在现代社会,这怕是要承担法律责任吧?虐童罪,有这一条吗?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