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一世倾于
一世倾于

一世倾于夏染雪-著

18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一章 还魂   沈倾于,告诉你个好消息,就在今天,你唯一的亲人,你的姐姐已经死了,你知道她是怎么死…
更新到:第七章 再次回到沈家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0-26 22:16:0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一章 还魂 更新时间:2021-10-26 22:16:03
第二章 娘走了 更新时间:2021-10-26 22:16:03
第三章 守灵 更新时间:2021-10-26 22:16:03
第四章 我的阿凝 更新时间:2021-10-26 22:16:03
第五章 再见 更新时间:2021-10-26 22:16:03
第六章 过往 更新时间:2021-10-26 22:16:03
第七章 再次回到沈家 更新时间:2021-10-26 22:16:03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 还魂

  沈倾于,告诉你个好消息,就在今天,你唯一的亲人,你的姐姐已经死了,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被砍断双脚,活活烧死的!”

  “啧啧,你知道她有多可怜吗,都烧成炭了,可到死怀里还抱着给你攒的银子,可惜啊,你你一文钱也用不上了,沈倾于,你的家人如此疼你,可你呢?”

  “为了一个男人,父亲战死,兄长被五马分尸,你大姐嫁给全京城最龌龊的男人!哈哈哈,可是到头来,那个男人爱的是我。

  “你恨吗?”娄紫茵掐起沈倾于的下巴,一双没有眼珠,只剩下黑洞洞眼眶的脸,对上了娄紫茵。

  娄紫茵摇头,眼神中无限的怜悯与高傲:“可惜啊,为了救东安,你亲手剜掉了自己的眼珠,再也看不到我和东安的孩子了……”

  “不……”

  沈倾于举起手里的剪刀,就朝娄紫茵的腹部刺去,可是她已经没了眼珠,她看不见,哪怕仇人就在眼前,她也看不见她在哪儿!

  “娄紫茵,你不要跑!我要杀了你,是你,一定是你害死了我的姐姐!”

  “是又怎么样?你这个瞎子,这辈子,你都报不了仇,哈哈哈!”

  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

  娄紫茵眼睛一眯,登时朝沈倾于的剪刀抵去,皮肤划破,娄紫茵倒在地上,痛苦的尖叫着:“倾于妹妹,你的姐姐行为不端,被丈夫烧死,我好心来安慰你,你为何要对我下如此狠手,痛……我的肚子好痛……”

  “贱人!”

  男人闻言,猛地冲来,一脚将沈倾于狠狠的踹倒在地。

  她好瘦,仿佛听到了自己骨头折断的声音,抑或是心脏碎成一片一片的声音。

  “孩儿……我们的孩儿……东安,我好痛……”娄紫茵抓着男人的衣服,泪如雨下。

  男人心疼的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再看向沈倾于,厌恶的眼神中写满了无情,嘴角抽动,一字一句冰冷如刀:

  “沈倾于,为什么?你的心要这么黑,原本看着往日情面,我还想留你一条贱命,可是我忘了,你姓沈,你的血永远是黑的!”

  “如今我妻儿双全,幸福美满,我不会再给你破坏这一切的机会,你……伴你姐姐去吧!”

  “不!”

  沈倾于扬起黑洞洞的眼睛,努力的寻找着男人的方向,可,刚说了一个字,几名下人拿着棍棒朝沈倾于冲了过来。

  一记闷棍劈向脑门,沈倾于脑子一瞬的乌黑,然后鲜血淋漓!

  她颤抖着,然后那棍不停的砸下来,似乎要将她打成肉泥。

  沈倾于扑倒地上,疼的浑身蜷缩,却是呵呵的笑了起来。

  当初满心欢喜的嫁给黄东安,不曾有一刻想过,曾经的将军嫡女,竟会像条丧家犬一样被人乱棍打死。

  只因他心爱的女人一句污蔑!

  这就是她为之付出一切的男人,这就是她千挑万选给自己选的男人!

  父亲战死沙场,她未哭。

  大哥被五马分尸,她未哭。

  自己被剜去双眼,她也不曾滴下一滴眼泪。

  众人都说她没有心肝,娄紫茵为了看她流泪甚至斩断她一根小指,可如今,那血凝般的眼泪,就像一颗颗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滴一滴的从眼眶流出。

  那眼泪,红得像滴滴泣血。

  手执乱棍的人,蓦的不敢动了。

  就连那么想看到她哭的娄紫茵,这一刻,也怕了,她紧紧的捏住黄东安的衣服,手臂冰冷:“沈倾于,居然哭了……东安,我好怕!我怕她会回来报复我们的孩子。

  “不怕。
”黄东安的手覆盖住了娄紫茵的眼皮,拿出佩剑,掌心微振,那剑便猛地飞出,直刺破沈倾于的心脏。

  他闭了闭眼,转过了身,背对着沈倾于,背对着那一滩如梅花盛开的鲜血,淡淡道:“来人,将尸首抛尸荒野,诵经三日,永世……不得超生!”

  下雪了,白色的飞雪如同嫁衣一样一层一层的飘落下来,盖在沈倾于的身上。

  冷,从心脏的剑痕浸入四肢百骇!

  喃喃的念经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好痛,好吵,像一张无形的网,将沈倾于牢牢地捆死,割裂着她的身体!

  “都给我滚!”

  就在她忍受不住这人世间的痛苦,就要坠入无边黑暗时,忽然!一个强劲炙热的身子来到了她的身边,将她的手牢牢的握在了手心里。

  他的手好大,好温暖,可,也暖不透她的尸体。

  沈倾于多么想,多么想要看看这个世界最后给她温暖的人,可,她不能。

  “沈倾于,不准睡!”

  “沈倾于,我要你活。

  男人的声音一遍遍,带着疯狂的固执,沈倾于只觉有什么咸腥的东西滴入自己的嘴唇里,男人笑笑,固执的声音变得虚弱而苍冷:“以我之命,换你花魂……”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