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惊世药女:公子轻轻宠
惊世药女:公子轻轻宠

惊世药女:公子轻轻宠乐晓云-著

14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一章:卖女风波 “娘!你今天别拦我,我都已经跟李员外说好了,今天就把她给卖了!!!” 这是一个愤怒…
更新到:第五章:劝解主人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0-27 11:30:36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一章:卖女风波 更新时间:2021-10-27 11:30:36
第二章:纠结鬻卖 更新时间:2021-10-27 11:30:36
第三章:混沌空间 更新时间:2021-10-27 11:30:36
第四章:碧药园卜卜 更新时间:2021-10-27 11:30:36
第五章:劝解主人 更新时间:2021-10-27 11:30:36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卖女风波

“娘!你今天别拦我,我都已经跟李员外说好了,今天就把她给卖了!!!”
这是一个愤怒男声,雄伟又不容抗拒声音,彰显出他内心坚硬的决绝与刚毅。
乐晓云呆呆静静坐在外面一张年份久远,中间有条深深裂缝的小圆木墩上,耳朵继续听着从屋里面传出来地争论声。
只是那清明无神的眼睛,不着痕迹闪了闪,犹如昙花一现,很快就消失得无踪无影……
“哎呦喂――作孽了呀,她可是你亲闺女,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啊―你,呜呜呜呜呜呜……”
一串苍老女声响起,似乎在恳求又似乎在斥责,说着说着,到后面直接便呜咽起来。
可能因为女声哭泣,终于让那个男人动了容,所以接下来语气慢慢就软了,但是话里话外依旧没有放弃自己刚才的坚持。
“娘!你先别哭了你先听我说我,这么做也都是为了你们啊,你想想……”
“呜呜呜呜呜呜……”
小小残破院落里面,不多不少回荡着一股凄凉,悲哀的气氛,且时不时篱笆外围树上零落下来几片枯叶沾染尘灰。
好似在嘲笑,又好似连它都在感慨命运的不公……
后面模模糊糊语言听不大清楚,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个男人是真下定决心要把自己女儿给卖掉。
……
这段一哭二哄三劝导闹剧大概持续片刻,突然大声咆哮就从院落另一端屋子里吼了出来。
“吵什么吵!都给我闭嘴!!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霎时间,滞留在树上小心歇息的乌鸦都被惊飞走,只留下凄厉而粗劣地“呀呀――”鸣叫渐行渐远。
听声音感觉像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但是苍劲又很足的中气,初步能够判断出应该是个硬朗老爷子。
紧随着这声“河东狮吼”,那一男一女极有默契同时安静下来,表面上看应是都畏惧着那老人。
少顷,院子恢复了平静,天凉九月末,徐徐秋风拂过,拨乱少女耳旁垂散细细发丝,悄悄然然带走一抹馨香,没停下一丝留恋。
可那温温地,缓缓地,不轻不重呼吸里,又有多少无奈和心伤在不知不觉飘向未知远方,不被何人知晓……
兴许刚整理好情绪,半晌,那扇土灰色的草屋门才慢慢“吱吱”打开,洒下一片光景正正好映入少女眼瞳。
一男一女前后从歪歪斜斜危房似草屋走了出来,两人身上均是穿着褐色粗布衣,衣上补丁多得已是数不清有几块,不过也总算左一个右一个,勉勉强强拼凑出件能穿的衣服。
但保暖效果却可想而知,就更加别提瑟瑟秋风里,豪迈一划而带起透明龙卷,钻过宽松单薄破袖泌入肌肤来的冰骨清冷。
乍狂作,透心凉,想想都觉酸爽的很,恐怕连心肝都会抖上几抖吧。
虽说四季上,区区比不过寒冬凛冽,可威力也是不容小觑,更何况小小短布指望着它御寒,倒不如想着多花点银子买重棉衣来得实在些呢。 老妇人先正抬步行,一头银丝爬满梢头,缠缠绕绕犹经生命年轮,那逝去往昔,亦化作如风消散得连自己也记不住有些许事故,沉浸在时光里蒙上厚厚尘土,不见天日。
她微微躬着身子,纵隔层薄布,依稀可清楚见背后那稍稍隆起的层层骨头脊柱,段下两条年迈已高双腿一步一个脚印打颤,也不知是感受到深暮变苍,同或是体负已不堪重承。
但缓缓移动地佝偻步伐,以肉眼不自觉思索发现,老妇人又似刻意提速脚程,就连行走调调也毫无章法,凌乱类鸭掌。
不解之时,用目眼角余光触及违驮背人,心中才有一番明白。
紧随后跟着魁梧男子,四十左右岁月,体材高大威猛,肤皮归当晒头日下,风雨吹淋形成是略显粗糙深棕,尚见此便是打小农耕劳作之人。
可唯一不和谐即是中年男脸色上露出不快,隐忍,深皱眉头表现出来的怒气神态。
恐怕连同龄人都会被吓得不轻,更何况一个常窝小村从未见过世面的老妇人,许是惧着自己这个孔武有力的儿子也不为过。
趔趔趄趄下了扶梯,妇人站在原地舒舒坦坦松了口气,眼睛有点后怕看着四五级木板,可见这阶路程走下来的心惊与苦酸。
平复下紊乱气息,只见一言不发就只黑脸中年男,她抿抿嘴,最终还是决定开出口。
理当怕是中年男一人,趁机把女儿给卖了,到时候要想再去讨回,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且倒不如现在就把这个念想扼杀在摇篮里,不让其生根发芽,况来得直接干脆。
“豪豪啊,你还是听你爹的吧,别想着那件主意了,毕竟云云也是你的孩子,你不……”
妇人语气软糯,听起来没有一丝气魄,就算面前中年男再怎么样,也是自己怀胎十月经历过各种苦痛折磨生下来的儿子,当然不会过多苛责。
是乎,选择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来说道,讲出来的话跟没有开口性质一样,起不了多大作用。
“够了!!!”
不彼时,中年男耐烦打断话,然后深深瞪了一眼坐在石磨旁边木橔上的乐晓云,轻哼一声,拿起锄头就往外走去。
只是那饱含深意的恶狠眼神,流露出来情绪犹若失去理智的虎中之王,暗暗警告着自己紧盯住的猎物不要轻举妄动,不然前一秒活生生的,下一秒就……
腥鲜泥土带着风穿过乐晓云面前,一粒粒尘埃因为肢体剧烈带动扬起在空中,灰蒙蒙,似有似无,留下一地混乱。
“嘭――”
木门重重回旋相碰撞的声音,在此时此刻显得犹为沉闷且响亮,中年男出去了。
乐晓云机械望着出门的方向,淡淡的并没有回应什么,宛同一个丢了三魂亦七魄的孩子,莫得喜怒哀乐,孰人也不能感同身受。
一瞬,又安静了,没有人气,没有色彩,也没有鲜活生命,就连纷纷扬扬尘灰都重新归于泥土安谧,所有天地仿佛定格住的小方块,藏匿在千千万万之中,无人觉察……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