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光武世界
光武世界

光武世界佚名-著

9人在追
精彩节选 痴儿苏醒   “咚!”   一根成年人手臂粗大的灰黑色木棍,狠狠地砸在一个模样清秀、眼神倔强的少年后…
更新到:势利的副总管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1-27 13:34:0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痴儿苏醒 更新时间:2021-11-27 13:34:00
变异的光脉体 更新时间:2021-11-27 13:34:00
强大的身体 更新时间:2021-11-27 13:34:00
沾衣功 更新时间:2021-11-27 13:34:00
势利的副总管 更新时间:2021-11-27 13:34:00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痴儿苏醒

  “咚!”
  一根成年人手臂粗大的灰黑色木棍,狠狠地砸在一个模样清秀、眼神倔强的少年后脑勺上,直接将他砸趴地上,昏了过去。
  “呸,让你个傻子多管闲事,看楠爷不揍死你,揍死你……”
  砸人的少年,改双手握棍为右手抓棍,冲上去对跌趴地上的少年就是一顿猛打猛踢,边上还有三个身锦绸的少年面在笑嘻嘻地看着,一边看还一边指手划脚,脸上尽是畅快发泄之色。
  “你们三个,快过来一起打死这傻子。”那少年眼中蕴藏着噬人的杀机,一边往地上少年的要害招呼,一边对旁边的三个少年喝道。
  这少年叫丁少楠,他今天的目的,就是想要了地上少年的命,但他又不想一人担上责任,所以才让旁边的三人一起上。
  “打死他!”三个少年一哄而上,四人群殴地上昏迷的少年。
  “不要打少爷,不要打少爷……”
  一个身着粗布花衫,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少女原先趴在地上昏迷不醒,醒来看到这一幕,立即奋不顾身地扑了过来,用她弱小的身躯覆在地上少年身上,用她娇小的身躯和四肢护着少年,哭喊着、哀求着,木棍落在她身上,她仿佛不知道疼一样,只顾着伸手护住身下少年,赤红的眼中,满是坚定的光芒。
  “丁振声,把这贱婢拉开!”丁少楠喝道。
  “好嘞楠哥!”其中一少年应和,俯身便要将少女拉开。
  “楠哥,有人来了!”便在这时,不远处突然有人喊道。
  丁少楠等人均自心虚起来,丁少楠又踢了紧紧护着少年的少女一脚,踩了少年露出的小腿一下,骂了句:“小茶婊,算你命好,今天先放过你和你的傻子少爷,下次再收拾你。”
  心有不甘地看了地上的少年一眼,“呸”的吐了一口唾沫在两人身上,说了声我们走,几人便是一溜烟从树林的一边跑了。
  一个小胖子咕噜咕噜从一个小坡上一簇竹林后面滚了下来,也顾不得疼痛,爬起来就向少年和少女躺着的地方跑了过来,一身肥肉颤动如波浪一般,一边跑一边急问:“小枣小枣,你们没事吧?”
  “梵公子你快来看看少爷,少爷好像没气了……”
  少女小枣从少年的身上爬下来,将少年翻抱怀中,一探鼻子,立即惊恐地哭喊道。
  胖子三两步赶到,赶到之前还摔了一跤,在地上滚了两滚,顾不得疼,冲到小枣面前,一探少年的鼻息,又将耳朵伏在少年的左胸听了听,这才微松了一口气道:“没事,喾少只是昏了过去,小枣,我们快把喾少抬回去,啊,痛死我了,喾少快放手……”
  就在这时,躺在少女小枣怀里的少年却是突然伸手抓住了胖子的手,小枣甚至能够听到胖子手上传来了咔哒咔哒声,像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少爷醒了,少爷没事,少爷醒了,少爷没事,真是太好了,少爷,少爷……”小枣根本没在意,或者说根本没注意胖子杀猪般的惨叫,摇晃着少年的身体,流着眼泪,语无伦次地呼唤着。
  丁少喾是醒过来了,不过他突然清醒的头脑,却是被脑海里传来的声音给吓着了……
  “光脑纠错程序启动……”
  “光脑纠错完成,检查宿主大脑融合指数……指数达标,可以融合……”
  “光脑融合程序启动……”
  “融合进度推进中,1%,2%,5%……96%,97%,98%,99%……嘀,光脑与宿主大脑融合完成,主控权交由宿主,光能不足百分之三,光脑自动进入被动待机状态……”
  “我这是在哪里……”
  丁少喾睁开眼来,看着眼前两人,一个哭红了眼,脸上犹挂着泪珠儿的十二三岁俏丽少女,一个肥得象头猪、眼睛小得象老鼠的胖子,看年纪,应该十三四岁。
  两人看起来似乎都有点熟悉,没有陌生感。
  只是,这胖子怎么留着长发?他再看胖子的衣服,一身的锦绸长袍,粗如水缸般的腰间还束了一条镶了钻石的半掌宽腰带,肚脐位置还镶了一块碧绿蕴浆的上等玉帽。
  这装束、这头发,怎么像是在演古装戏啊?怎么回事?
  而接下来,丁少喾从小枣软绵绵的香怀里坐起来时,他再次被震住了:“我的身体……”
  “有没有镜子?”没有理会胖子和小枣看到他醒来欢喜的目光,丁少喾突然问道。
  “镜子?”胖子和小枣一愣,小枣很难为情地看着丁少喾道:“少爷,奴婢没……没钱买镜子,平时都是用清水代替的。”
  “等我一下。”丁少喾没有多说,手一撑便站了起来,感觉到脑袋有点眩晕,后脑勺很疼,身上多处都很疼,不过他现在管不了这些,他要尽快求证一件事。
  小树林左边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澈,丁少喾步履蹒跚地冲到小溪边,直接伏下,对着清澈的溪水凝照。
  “果然,果然,我竟然成了穿越重生传说中的人物……”看着溪水中倒映出来的那张稚嫩的脸蛋,丁少喾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竟然穿越重生了!
  他记得,自己正在军科院光学超级实验室里做一个超级大胆的光能实验,关键时候,发生了恐怖的光爆事件,他只是隐约记得,自己被耀眼的光芒吞噬之时,好像有什么东西冲进了自己的大脑。
  没想到,再次醒来,自己竟然穿越重生了,成了现在这样一个只有十二三岁的少年。
  “从三十六岁到十三岁,这人生也太过奇妙了吧?只是不知道,这里还在不在地球?或者是别的平面空间?”丁少喾静静地与溪水中的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对视着,心中却是百转千回,难以平静。
  穿越重生之前,丁少喾三十六岁,是一个孤儿,也是一个大龄的单身青年,由组织安排谈过几个女朋友,但交往之后,人家姑娘都嫌弃他是个科学狂人,没情趣,跟一根发光的木头一样,最后都吹了,弄得他三十多岁的时候还是一个老处男。
  但他没有后悔,国家培养了他,他也把近二十年的青春都奉献给了国家,那一份份的发明,一样样的专利,一个个大胆的设想,都是他心甘情愿的无偿奉献。
  只是没想到,最后把他自己也搭进去了。
  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穿越重生了!
  但因为在他清醒过来之前的那段记忆一片空白,所以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世界,甚至他连自己叫什么名字一时间都想不起来。
  “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既然老天给我一个重生的机会,这一世,我就为自己活一次吧,对国家,我已无怨无悔。”丁少喾缓缓地爬了起来,抬头凝望比前世所见的天空不知道蔚蓝了多少倍的天空,轻轻地说道:“这一世,我的人生,由我来主宰,我要活出属于我自己的精彩!”
  “小枣,你有没有发现,喾少有什么不一样?”胖子梵德多抓了抓圆乎乎的脑袋,对小枣说道。
  小枣迷糊地道:“少爷还是少爷呀,有什么不一样的?”
  “小枣你想想刚才喾少问我们要镜子的时候,还有叫我们在这里等他的时候,是不是跟平时不一样……”梵德多提醒道,似乎也是对自己的判断进行确认。
  “我知道了,你是说,少爷他……少爷他好了!”小枣突然兴奋地跳了起来,手舞足蹈,兴奋的有点不知所措。
  如果少爷真的好了,那就真是太好了!
  少爷从一出生脑袋瓜子就不大灵光,拿那些讥笑少爷的人的话说,少爷就是一个傻子,经常做一些匪夷所思的古怪表情,还经常做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古怪事情。
  比如看到漂亮的女孩他作呕吐状,看到恐龙级的丑女他会流口水,比如家族弟子在阳光下修炼的时候,他会突然泼过去一瓢水,问那人爽不爽;
  比如下雨时候,人家个个都在躲雨,少爷则是经常跑雨中去躺着淋雨,眼睛还睁得老大,拉也拉不起来,怪吓人的……
  不过,在小枣的眼中,少爷是天底下最好的人,少爷脑子虽然不大灵光,但谁要是敢欺负她,少爷都会不顾性命的去维护她,哪怕那人是一个光武者,少爷也从来不怕。
  如果少爷真的好了,那……
  “是不是好了,现在不敢确定,我们过去看看。”胖子梵德多心里也是充满了期待,率先向丁少喾走去,小枣忐忑地跟在后面,满是期待,又害怕失望。
  “你们过来。”然而不用两人试探,丁少喾在一块卧牛石上坐了下来,招呼两人过去,脸色平静,眼神清澈而坚毅,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少爷……你你你……你真的变好了?”小枣飞奔上前,激动得娇躯剧颤,舌头打结,一双纤白的小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
  “什么变好了?难道少爷以前很坏?”丁少喾能够感觉得到面前少女发自内心的关切和激动,看着她微笑道,没有表现出不认识她或者不记得她的样子。
  他一个三十六岁穿越重生的老男人,嗯,老男孩,这点手段还是有的,如果连两个十二三岁的小屁孩都搞不定,他就真的不用混了。
  “喾少,小枣不是那个意思,她是说,你的这里——”梵德多也是很激动,说着指了指脑袋,意思不言而喻,是指他的脑袋瓜子问题。
  “唉,都坐下吧,我之前一直浑浑噩噩,现在突然一朝清醒,一点事情都想不起来,你们慢慢说,把所有你们知道的,全都告诉我,你们就当是我刚失忆了吧。”丁少喾轻叹一声道,再次招呼两人坐下。
  他倒不是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脑海里隐约有了一点记忆,只是醒前的那段记忆太过模糊,能想起的,也是断断续续,很难接续起来。
  “少爷你真的好了,真是太好了,小枣好开心好开心耶……”小枣看到丁少喾说了这些话,已是可以确认自己的少爷脑袋变灵光了,开心地哭了起来。
  好在旁边还有梵德多胖子,在丁少喾的引导下,长达三个小时的谈话之后,丁少喾终于慢慢把脑海中那些模糊的、断续的记忆与两人所说的接续了起来。
  似乎是冥冥中的注定,他穿越重生的这一世,与上一世同名同姓,只是身份却已截然不同。
  他的身份,是原清平镇丁家大少,是长子嫡孙,其父丁青云,系丁家现任族长之长子。
  丁少喾一出生脑子似乎就有点不大灵光,脾气古怪,行为怪异,用他上一世的说法,就是智障,也就是痴呆。
  他虽然是一个痴呆儿,但他父亲丁青云坚信他能够医好,所以从未放弃过想要让他恢复,让他变成正常人的想法。
  这十多年来,他父亲几乎是想尽了所有能想到的办法,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光复士,倾尽所有,为他求来了无数名贵的药材,甚至不惜孤身犯险,深入黑月山脉寻找药材给他服用。
  丁家是清平镇的四大家族之首,已有近六百年的历史,底蕴深厚,掌控着一条光晶矿脉和清平镇近三成的商业铺面,经营有药材、武器、光晶石等一系列的项目,在清平镇和南门郡一带,都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当然,这样的家族,内部斗争在所难免,尤其是族长之争尤为激烈,各种明争暗斗从未间断。
  不过,因为丁少喾的痴呆病,丁青云很是果断地在丁少喾五岁的时候,就宣布放弃下任族长的竞争,据说当时可是把丁秋天,也就是丁少喾的爷爷气得差点吐血。
  当然,对于家族高层的博弈,小枣和梵德多不可能知道,丁少喾是从两人所说的信息中分析出来的。
  对于家族的内斗,丁少喾不感兴趣,他现在最担心的,是父亲的安危。因为就在一个多月前,父亲丁青云听说黑月山脉深处发现了一种对脑部疾病有奇效的珍贵药材,父亲便毫不犹豫地去找了,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一直没见回来,家族中有传言,丁青云很可能已经陨落在黑月山脉。
  据梵德多打听到的消息,那是一种叫青光紫云花的药材,很稀有,不过却是生长在黑光潭附近,那里是黑月山脉最凶险的地方之一,就算是橙气境的光武者,进去也是有去无回。
  也正是因为丁青云陨落的传言,这才使得丁少楠等人欺负起丁少喾来,变得肆无忌惮。
  “父亲……”丁少喾虽然清醒过来,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但是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清醒过来后的他,却是能够感觉得到,那如山般的父爱,让前世身为孤儿的他,感觉很温暖。
  “我病好了的事情,你们暂时不要泄露出去。”丁少喾站了起来,对梵德多和小枣说道。
  他并非真正的失忆,脑海里断断续续的记忆,再加上小枣和梵德多的叙述,这三个多小时来,他已经基本上把这几年的记忆链接了起来,再结合他做“傻子”时别人对他不设防而听到的一些消息,敏锐的他感觉到,爷爷和丁家,可能即将面临一场巨大的危机。
  而如今,父亲去黑月山脉月余不返,生死未卜,爷爷丁秋天闭关冲击橙气境中期已有两个多月,他找不到可信任的人商量,或者说,就算找到能商量的人,估计人家也不会相信他一个傻了近十三年的少年说的话。
  所以,现在没有人能够帮得到他。
  一切,只能靠他自己。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