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农女直播:领着万兽来寻夫
农女直播:领着万兽来寻夫

农女直播:领着万兽来寻夫宣枝夏-著

15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一章:最烂女主播  “一穿越就死翘翘,这绝对是我有史以来看过最烂的主播。”   “咦?主播难道是误…
更新到:第七章:要直播开车的节奏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1-09 21:20:37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一章:最烂女主播 更新时间:2022-01-09 21:20:37
第二章:坑爹的系统 更新时间:2022-01-09 21:20:37
第三章:青楼来抢人 更新时间:2022-01-09 21:20:37
第四章:阿彧娘晕倒 更新时间:2022-01-09 21:20:37
第五章:天价违约金 更新时间:2022-01-09 21:20:37
第六章:母子二人的对话 更新时间:2022-01-09 21:20:37
第七章:要直播开车的节奏 更新时间:2022-01-09 21:20:37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最烂女主播

 “一穿越就死翘翘,这绝对是我有史以来看过最烂的主播。”

  “咦?主播难道是误入灵异系了?不是种田圈的吗?”

  “没啥好看的,取关取关。”

  要不是光幕上那营养不良小韭菜似的三两的评论,宣枝夏根本想不到自己一穿越就被钉进了棺材里。

  “无良穿越公司,说好的锦衣玉食做王妃呢!”

  愤懑的她冲着粗制滥造的棺材盖儿使劲踹。

  咣当——

  骤然出现的阳光让人睁不开眼,缓过劲儿后,宣枝夏发现四周齐刷刷围了一群人。

  大眼瞪小眼。

  旁边的直播间光幕上一串“666”飞过。

  好半天才有人反应过来。

  “我的亲娘嘞!商家娘子诈尸了——”

  惊魂未定的众人嗷嗷叫着逃窜,现场一度混乱,某刻,胆儿肥的五大三粗爷们儿摸起棍子就要“超度”宣枝夏。

  还好有一道身影猛的冲了过来:“张叔,别打啊!”

  那爷们儿猛地收住手:“阿彧娘,你儿媳妇诈尸了!”

  哆嗦着从棺材里探出脑袋,宣枝夏看着那瘦干的女人,光幕上立马弹出了她的信息。

  “这是我婆婆?!”

  一瞬间,宣枝夏是绝望的,想她二十二一枝花,男神手手没拉就有了婆婆。

  瞅了一眼死而复活的儿媳妇,阿彧娘也是一脸难以置信:“这……”

  千钧一发好歹有人解释了一下:“张叔,哪有大白天诈尸,我媳妇儿这是命大,没死。”

  这声音出现的犹如及时雨,宣枝夏满心感激地扭头,定睛处居然是个粗布衣衫都遮不住的绝世美人儿!

  面容俊美的一匹,鼻若刀削浓眉入鬓,一双桃花眼更是团着散不开的浓墨。

  更要命的,这男人是她炕上的!

  一瞬间,宣枝夏觉得心尖尖上一颗原子弹爆炸了,就冲这男人的颜值,这五星好评,就不分期了!

  “还是夫君懂人家~”

  宣枝夏露出了一个自以为绝美的笑,殊不知惨青如枯木般的脸庞配上一身白衣,活脱脱白日女鬼。

  商一彧猛地一阵寒颤,眨着眸子语气秒软:“媳妇儿,我知道你冤,赶明儿给你烧一大堆纸钱可好?”

  好你奶奶个腿!

  长的人模狗样,说的话却不让人喜。

  宣枝夏白眼一翻:“我活的好好的!”

  说着,直接从棺材里蹦了出来,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

  一听说没死,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婆婆阿彧娘,紧紧攥着她的手,激动的说不成话。

  好在商一彧母子俩在村里围的人情还不错,解释了一番之后,大家也就不再觉得宣枝夏这死而复活的诈尸行为可怕了。

  一家人欢天喜地,可总有些人不想让她们如意:“好啊,原来你这贱皮子是装死!”

  这声音实在是刺耳,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女人推开人群走了出来。

  她凶神恶煞地撸着袖子,宣枝夏下意识搭眼一看,顿时满心愤恨。

  这种感情来自原主——她就是被这个刘婆子坑骗签了卖身契,后因为不从,给逼死的。

  刘婆子听说宣枝夏诈尸,还以为是心头存着对自己的恨所以躲在家里没敢出门。

  等了半天没见人来讨债,就壮着胆子想过来看一下,不料听到人根本没死。

  宣枝夏身子是干瘦了些,耐不住样貌过人,刘婆子眼珠子一轱辘又生了贪心。

  更何况,她虽然名义上是商一彧的童养媳,可是阿彧娘待她如亲女,重活累活从没碰过,所以肤白娇嫩恨不得能掐出水,比县城里那些大家小姐还可人。

  “嘴巴放干净点!”

  猛的一声喝,刘婆子抬头就是宣枝夏凝着半拉血的脸,眼睛一瞪凶光毕露,顿时吓得身子一抖。

  本能的把人护在身后,商一彧皱眉:“刘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彧娘出了名的性子软:“刘姐,咱有话好好说。”

  两人都在维护自己,宣枝夏有些小庆幸,没遇上种田标配的恶毒婆婆刁蛮爷奶,说明自己人品还不错。

  许是仗着有看热闹的村民,婆媳两个不足为惧,而商一彧也不能动手打人,那刘婆子把腰一掐来了底气:“你们想赖账不成?”

  咄咄逼人的样子实在让人不爽,宣枝夏脾气上头:“你这婆娘怎么回事,我哪里招惹了你,铁了心要把我一有夫之妇卖到青楼里?”

  刘婆子暗地里做的那些拉皮条事村里人心知肚明,可是被这么赤裸裸地点出来,还是头一次,登时脸皮有些挂不住。

  “你胡说什么!”

  看了那么多种田小说,宣枝夏自然知道“人言可畏”四字,所以她果断抓住了刘婆子逼良为娼这一点,努力地发动群愤。

  “乡亲们评评理啊,老天可怜我才没入土,可刘婆子却硬把人往绝路上逼呜呜……”

  豆大的泪珠骨碌碌地掉,活脱脱演绎出了一个受尽千般委屈的可怜小媳妇。

  刘婆子眼珠子瞪得贼直,印象中那个又闷又蠢的花瓷瓶儿,怎么诈尸后变得能演会说了?!”

  宣枝夏刚要笑她呆鹅似的表情,不料一张纸险些糊到脸上。

  “不要脸的皮子,分明你嫌弃商家穷才要我寻个不下力还能赚银子的差事!”

  快速扫了一眼,落款处那红红的手印,差点让宣枝夏一口老血吐出来,原主还真是蠢到家了,连卖身契都敢签。

  捏着卖身契,刘婆子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得意。

  “白纸黑字写得清楚,手印也是你自己摁的,看你怎么狡辩!”

  逼良为娼和主动卖身这两件事的性质可差远了,剧情反转之大,看热闹的村民们瞬间倒戈。

  “商家确实穷了点,可阿彧娘把她从小养大,这么做也太不是人!”

  “就是,阿彧待这个媳妇可是一等一的好,怎么就出了这么个白眼儿狼!”

  “嗐,她仗着模样好看不上阿彧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儿了!”

  ……

  村民们都是墙头草,宣枝夏在意的是身边母子两人,觉察气氛不对赶紧摆手解释:“娘,阿彧,我只是想赚点银子补贴家用的。”

  眸子汪着泪宣枝夏又委屈地瞅着商一彧:“夫君~你知道的我不识字,自然是刘婆子说什么我信什么了。”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