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启禀王爷:王妃又换太监装了》本末倒置的免费小说,李小镜,武寒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启禀王爷:王妃又换太监装了》本末倒置的免费小说,李小镜,武寒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启禀王爷:王妃又换太监装了》本末倒置的免费小说,李小镜,武寒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佚名-著

232人在追
小说:启禀王爷:王妃又换太监装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本末倒置 简介:前生,她是商业奇才,被渣男贱女害死。重…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6 14:30:34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启禀王爷:王妃又换太监装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本末倒置

简介:前生,她是商业奇才,被渣男贱女害死。重生,古代相遇她们,看她虐他们成渣。她穿越成小太监,身份扑朔迷离,看她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喜怒不形于色,韬光养晦多年,他当她是一枚棋子,却爱上她。深藏不露的主人:乖,别闹,我抱抱青梅竹马的帝王:朕愿为你废除六宫,江山为聘。冷傲不羁的神医:我不要你做我的徒弟,做我的媳妇好不好善于计谋的丞相:我最想谋的人是你富甲天下的首富:嫁给我,所有财产归你

角色:李小镜,武寒琛

启禀王爷:王妃又换太监装了

《启禀王爷:王妃又换太监装了》第1章 穿越成太监免费阅读

北晋国太子府暗牢里。

阴暗潮湿地上李小镜睁开眼来,白皙的手背上一条条鞭痕,血肉模糊,她抬手拂掉伤口上爬蠕的虫蚁,坐了起来才看到前面不远处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冠玉束发,锦衣华袍、玉带蟒纹,只看到他一张模糊的脸,却已是风姿各绰。

男人也望着她浑身透着几分冷意:“李公公,你跟本宫也有些日子了,应该懂识时务者为俊杰,指出对本宫下毒的人是六王爷做的,你就少吃点苦头,本宫还会给你很多好处。”

这声音听起这么耳熟?

李小镜看清男人的长相时,瞳孔一缩,脱口而出:“武寒琛…….”

怎么是他?

为什么会穿着古代人的衣服?

“狗奴才,竟敢直呼本宫的名字,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男人轻飘飘的低喝一声,站起望着她惨白的小脸,俊脸勾起一抹残酷的笑:“继续打,打到他愿意改口为止。”

李小镜脸色暗沉,望着眼前这个恨之入骨的男人,有片刻的怔忡,到现在还不太能接受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从小她就对经商很有兴趣,十六岁就进公司做了总裁,在她手里一年不到公司就上市,业绩比往年翻两倍。二十岁生日那天未婚夫武寒琛骗她到了景山去旅游,才知道他和自己的助理苏慕雪早就勾搭上了,两人合谋想吞掉她的公司,还蓄谋她推掉下山崖来一个她意外死亡的阴谋。

再次醒来就在这里了。

见有人拿着鞭子正要朝自己挥过来,李小镜眸光一闪,赶紧开口:“殿下,奴才知道下毒的人是谁?”

武寒琛凝眉,扬了扬手,拿鞭子的下人动作就停了下来退到一边站着。

他缓缓迈步走到到她跟前,狐疑看着她:“李公公,本宫再说一遍,下毒的人是六王爷。”

望着那张逼近的俊脸,李小镜胸口微微起伏,低声道:“见到皇上,奴才就按殿下的意思办。”

武寒琛倒也没有深想,满意的勾起唇角,这才拂袖离开了地牢,可能是要进宫去倒打一耙了吧!又想把脏水往六王爷身上泼。

见人走了李小镜背靠着冷冰冰的墙壁,手慢慢伸到自己的胸前,感觉到了异样。

如果她所猜测的一样。

她是女人,不是男人 。

还以为自己真是穿越成一个小太监身上。

以为灵魂穿越这种事情是无稽之谈,没想到还真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了。

深吸一口气,她理了理浑浊的思路,记忆是空缺,断片的,只隐约记得这一年的事情,而以前的事却一点记忆也没有。

这身体的女主到底都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假扮成太监待在太子的身边?她想做什么?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如果只是当宫女,那还好解释,那就是家里穷被送到宫里的。

可偏偏是用一个太监的身份活着,还女扮男装,这倒是让李小镜觉得一切扑朔迷离,连她都想知道真相是什么?

她左思右想也想不出来,嗓子也特别干,又疼,被鞭打的地方像被车碾过一样,最后抵不过疲惫闭上眼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牢房外昏黄的光影隐隐约约,如同暗夜里的鬼火,更透着几分诡异。

一抹淡淡檀香入鼻,李小镜微微一颤猛然醒过来,睁眼就看到跟前不远幽幽暗夜下,有一抹黑色身影长身玉立,墨发束起,衣袂翩翩。

男人脸上的青铜面具,蒙蒙暗光下,泛着幽冷骇人的光泽,面具下一双冷冽的黑眸凝着她。

李小镜怔忡片刻,望着这半夜出现的男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不由萌生一个念头,是来杀她灭口的吗?

这可是太子府的地牢?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都进得来。

还有,他什么时候来的?是什么人?

怎么觉得他这一身装束很熟悉呢?特别是那双寒冷的黑眸。

见她醒了,男人声音清冷低沉,却透着不怒自威的凛然:“醒了?”

李小镜屏住呼吸,这种气氛真让人崩溃。

“你怎么进来的?你是谁?”她的嗓子有些干裂。

“为什么要把六王爷给你的酒换了?”男人答非所问。

换酒?

李小镜心骤然一滞,迎上男人寒冷的眼睛,手指不由攥紧。

他竟然看见了?

这身体女主昨儿确实是把六王爷侍从给她的祝贺酒换掉了,为什么要换掉,她现在也不知道,记忆是模糊的。

李小镜尽量自己平静下来,与男人直视,试探问道:“我换不换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六王爷的人?”

“解药只是缓了一个月,你就这么快忘记本门主是谁了?”男人幽幽说着话 ,然后身形一晃,人就到了李小镜的面前,手一抬。

李小镜只觉眼前黑影一晃,喉间骤苦,等反应过来,已是什么东西滑入腹里。

咳咳咳。

她伸手抠了抠嘴,已经没用了。

男人睨着她的动作站得笔挺,声音阴冷如鬼魅,“本门主已经将“尸脑丸”的解药给你服下了,很快你就什么都想起来了。当初把你安排在太子身边是想让你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可一年了你竟然什么都查不到,而且让你找的东西,你也没有得手,本主对你很失望。”

李小镜抿紧唇瓣,静静听着。

“所以把给你的解药刻意推延了一个月,算是对你小小的惩罚。现在看看你的手心,毒素已经侵入你的肺腑,再缓两天,你所有记忆都会被吞噬,然后全身血管爆裂而死。只要背叛本门主的人,只有一个下场,就是死。”

李小镜惊愕,垂眸瞅着左手心,掌心血管露出暗红的颜色,若隐若现,每个血管和经脉犹如像针扎一样,手指蜷缩抽噎,脑子也阵阵痛了起来,撕裂感觉几乎吞噬着她,她喘着气。

很快,药效起到了作用,一些记忆在缓缓交错。

握紧疼得钻心的手腕缓缓抬眸看着面前站着的男人,一些东西在脑海里排山倒海袭来,她记起来了。

他就是江湖上以除恶扬善,劫富济贫闻名的黑煞门—门主南宫灏,也是她的主人。

谪仙一般的男人,魔鬼一般的心灵。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