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一品相玉师
一品相玉师

一品相玉师某Zz-著

343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一章 爸爸之死 我叫叶欢,我父母是鹭江钢锉厂技术工人,尤其是我爸爸技艺精湛,甚至还没有退休就与工厂…
更新到:第七章 玉托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1-09 22:07:3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一章 爸爸之死 更新时间:2022-01-09 22:07:30
第二章 冷眼 更新时间:2022-01-09 22:07:30
第三章 疯狂的石头 更新时间:2022-01-09 22:07:30
第四章 窦清霄 更新时间:2022-01-09 22:07:30
第五章 林依人的刁难 更新时间:2022-01-09 22:07:30
第六章 一步也不会退了 更新时间:2022-01-09 22:07:30
第七章 玉托 更新时间:2022-01-09 22:07:30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 爸爸之死

我叫叶欢,我父母是鹭江钢锉厂技术工人,尤其是我爸爸技艺精湛,甚至还没有退休就与工厂签下返聘合同。总的来说,我的前半生家境殷实,吃穿不愁。

记得那是我上高中的时候,我爸爸跟领导谭厂长去了趟鹭江东郊的麻城,傍晚回家的时候还带回来了十几本关于赌石与翡翠鉴赏的书,闷头便扑进了卧室里,连晚饭都顾不上吃了。

从那之后,爸爸就好像着了魔似的研究赌石。刚开始他只是小赌,有赚有亏,可越赌越大——尤其是谭厂长花6000元赌出一块三十万的玉料后,爸爸几乎是疯了。三十万,他大半辈子省吃俭用才挣了那么多!

大三的时候,妈妈给我打电话要我赶快回来,她语气十分急迫但没有说为什么——我隐隐猜到了她为什么给我打电话,连忙星夜兼程赶回鹭江。一进家门就看到父母在争吵。

“你疯了?这是我们给阿欢准备的房子!”妈妈声嘶力竭道。

“你闭嘴!拿这一百二十万,我能轻松赚十倍回来!”爸爸已经跟我小时候记忆里的他完全不同了。

他眼窝深陷,身材瘦的不像话。因为每天混迹在麻城的场口,浑身皮肤晒的黝黑。现在的他浑身青筋暴起,看着母亲就像看着一个仇人。

“阿欢,你快劝劝你爸。”妈妈看到我,连忙喊道:“房子的月供我们都没还完,他简直是疯了!”

我赶忙走过去拽住他的肩膀,轻声道:“爸,十赌九输啊!你冷静点。”

“三天前老马在天九赌雾赢了九万。”

雾是石料外皮与底的一层膜状体。上好的雾不仅要薄,还要剔透。赌雾是赌石延伸出来的一种玩法。

父亲眼神通红的看着我,却几乎是哀求道:“老马是上个月被我带进来的,我研究了八年,连一万都没有挣到,可你瞧瞧他们!阿欢,我再不下手运势就丢没了啊!”

赌石的人极重运势与规矩,我跟着爸爸去麻城赌石,耳濡目染之下也学得了不少东西。可即便如此,我在听到爸爸要买的石头后,也不免有些心惊肉跳。

爸爸常去的天九场口新进了一批来自木那的料子,其中有一块料子重达23公斤。原石本身种老、带色、料子大。

爸爸说这块石头颜色极辣,极有可能会出好料!当然他能看出来别人也能看出来。

这块石料在场口标价120万元。但这块原石本身裂多,棉多,色根在表皮,风险也十分大。所以不少人都在观望。

爸爸激动的抓住了妈妈的肩头,道:“要是我赢了,咱们家可就发财了啊!”

妈妈哭喊道:“我不想发财,安安稳稳过日子就不好吗?”

“头发长见识短!”父亲怒极,一巴掌打在了妈妈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整个房间都安静了。

在我记忆里,这是爸爸第一次打妈妈,也是最后一次。

妈妈似乎没想到爸爸会动手,在愣了整整五秒后,摸着脸冲进了卧室,摔门的时候,她尖叫道:“你拿吧!拿了我们就离婚!”

爸爸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但只是一瞬便恢复了,他攥着房产证,看着我道:“阿欢,跟爸爸去麻城。我要你亲眼看着咱们家翻天覆地的这一幕!”

爸爸的眼神里透露着癫狂,我不敢质疑,只是点了点头。

我与爸爸深夜赶向麻城,临走时,他深深望了眼公寓楼,旋即攥紧了拳头。

……

当我们坐公交车来到麻城后,爸爸轻车熟路带我来到了天九场口。爸爸一进门,便把房产证拍到了桌子上。

“老叶,你还真把房产证带过来了?”旁边传来一道讶然的声音,他是爸爸的同事老马。

“你别管!”爸爸的眼睛死死盯着正前方的展架,他转头对老板道:“办手续吧,那块石头我要了。”

老板吐掉嘴里的槟榔,拿起我们家的房产证看了几眼,笑道:“叶老二,祝你好运。”

看到他们把我家的房产证拿走,我心如刀割,心里忽然变得空落落的。可见老板把展架上的原石抬到桌上后,我跟爸爸的呼吸不由急促起来。在我们眼中,那不仅仅是原石,上面还承载着我们的命运。

玉商跟玩家听到有人要赌木那来的那批料子,纷纷围在了大厅里。不少人看着中心里的我们,议论纷纷。

“妈的出手晚了,这么好的料子便宜别人了。”一人捶胸顿足道。

“得了吧,从这块料子来到现在你就一直叫。朋友,你是不是这里的拖?”

“我警告你,你可别污蔑好人……”

“小心点吧,最近木那那边出了不少神仙料。就连赌石世家的那几位都折在了老缅。”

不少人都在怂恿我们。

“快切,快切!”

房产证已经抵押在了料场里,爸爸没有了退路。他死死盯着桌上的石头,呼吸粗重起来。

“老板,怎么玩?”一位料场的工作人员询问道。

“我自己切。”爸爸将切石师傅拉到一边,而后抱着石头坐在了切割机上。

麻城这边料场十分优质,以至于衍生出了许多玩法。除了赌雾、赌种、赌裂外,关于赌石也分为半明半赌跟暗赌两个说法。

而爸爸根本无心去玩那些花头,开动机器小心翼翼的磨去了原石石腹上的凸起处。

由于地质作用跟风化反应,大部分石料的凸起处都是其石肉成色最好的地方。所以那里是最适合开门子的地方,结合凸起周遭的情况,厉害的行家一眼就能看出肉质的珍稀程度。

砂轮机缓缓停歇,爸爸拿水冲了一遍石面,顿时就露出了一抹鲜艳的绿色。

这抹绿不同于寻常绿色,色体厚重,碧绿欲滴。在看到这个窗子的时候,我的心脏几乎骤停下来。

“我操,正阳绿?”

有人把我的心里话喊了出来。

正阳绿是翡翠一种极为罕见的色,正阳绿给人以凝重闻名著世,其虽没有帝王绿那么昂贵,但也是价值连城的。

由于正阳绿桌子在市面上一直是有价无市的状态,所以光一对镯子就值上百万。而这么大一块石头……

我的视线沿着窗口顺着莽带向下看去,心头火热到了极点——不说色进去,就是进去一半,这么大的石头也能掏出十几对镯子啊!

“果然是好料!”又有人喝道:“那两个,不要再切了,我出五百万收这块石头!”

五百万?

听到这个价格,我的眼瞬间就红了,急忙看向爸爸:“爸,出了吧。那可是五百万啊!”

赌石圈有句老话,叫做擦涨不算涨,切涨才算涨。虽然这块石头开出了正阳绿的窗,但谁知道它的颜色能不能进去?如果赌色没赌赢,那我们可什么都没了!

爸爸却摇了摇头,咬牙道:“不卖!”

“混蛋东西!”那人气急叫骂起来:“敢拒绝老子?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爸爸的神情充满了挣扎与动摇,我明白爸爸的心思——如果我们现在就带着五百万回去,爸爸一定会被妈妈跟其他人高看的。可这抹绿真要进到石头里,那我们挣得可不止三四个五百万了。

赌,还是不赌?

旁边的人跟切石师傅劝着爸爸同意这笔交易,见好就收。可爸爸咬了咬牙,面红耳赤的吼道:“谁也不卖!”

爸爸的话震惊了所有人,他们不由面面相觑起来。

爸爸看着我道:“阿欢,你信爸爸吗?”

我点点头。

“有你这句话,爸爸就放心了。”爸爸说完,在一众又羡又妒又恶毒的目光中发动了切割机。

机器轰鸣,火花纷飞。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静待最后一幕。

刷拉!

一溜火花擦着锯片飞出去打在了旁边的墙上。有人隔着手巾捏起来,端详半天,不可置信道:“这是……铅块?”

声音渐停,烟雾弥散。我转过头,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看到爸爸的脸苍白的可怕。

不是错觉,爸爸肩膀颤抖,他抬起手,手心有一滩墨绿色的东西。

爸爸张了张嘴,脸上一片死灰,他失心疯的笑道:“牙膏,薄荷味牙膏,操你吗的牙膏,哈哈哈哈!”

牙膏跟铅块是原石作假的常用事物。牙膏会挡住原石原本的肉质,形成玩家们最喜欢的浓绿、满绿。而铅块质量与翡翠相当,就算用水容计量法都测不出假货与真货的差别!

犹如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心,我站在原地,心中一片寒冷。

——我们竟然花全部身家买了一块假石头!

先前那人更是冷笑道:“还好老子没买,差点打了眼。嘿,谢谢你啊,倒霉蛋。”

看到这一幕,看客们纷纷叹气散去。老马跑过来拉住爸爸,恨铁不成钢道:“老叶,你糊涂啊!”

我爸爸只是傻傻的看着分层的原石,眼睛无比空洞。

房子被他抵押了120万,如今全数进了料场老板的口袋。仅仅几个小时的功夫,他便把夫妻二人辛苦一辈子的积蓄挥霍完了。

我歇斯底里的冲过去抱住半块原石摔在地上,胸口就像堵了一块石头,烦闷且愤怒。

怎么会这样?事情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啊!

我心脏一阵阵抽疼,转过头看向爸爸。爸爸露出了似哭似笑的表情,他喃喃:“我的经验是对的,我的经验是对的……”

我看也不看地上的原石,咬牙搀扶着爸爸走出了这家商店。爸爸全部身体的重量压在我的身上,他的眼睛一片灰暗,吓得我连忙安慰起来。

“爸,钱没了可以再挣!我还有一年就毕业了,咱们一起工作还钱!您千万要顶住啊!”

爸爸无神的看着我,过了好久,他垂下头,羞愧道:“阿欢,对不起,是爸爸害了你。”

我什么也没说,只是扶着他轻声道:“好了,我们回家。”

这一路上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浑浑噩噩走到自己楼下后,爸爸犹豫间掏出手机给妈妈打了个电话。

手机拨通后,里面传来妈妈冰冷的声音:“房产证呢?”

爸爸沉默片刻:“……卖了。”

“卖了?”妈妈冷笑一声,道:“叶凯,我跟律师联系好了,明天我们就去办离婚手续。今晚你爱去哪去哪吧。”

啪嗒一声,妈妈那边挂断了电话,与此同时楼上的灯也熄灭了。

我看着爸爸,发现爸爸嘴唇颤抖,脸色十分苍白,他对我露出了一个十分难看的笑容,说:“看来咱爷俩今晚要住宾馆了。”

我安慰道:“明天我去找妈,今晚你好好睡一觉吧。”

我们随便找了个小旅馆住了进去,开房间的时候,爸爸直接开了两间。我本来是有些诧异的,后来觉得还是要给爸爸一些私人空间,就没有说什么了。

住进旅馆潮湿的房间,我盖着充斥着霉味的被子怎么也睡不着。一想到我们家从此就要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就悲从中来,就这么胡思乱想间,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深夜的时候,有人把我叫醒,我睁开眼,看到是爸爸正拿着一张纸条放在我的床头。

“……爸?”

“阿欢,如果哪天你跟妈妈遇到无法解决的事情,就打给这个号码。”

我睡眼惺忪的接过纸条,爸爸还说了几句什么,最后拍了拍我离开了。

我昏昏沉沉的闭上眼睛,再次醒来已经大中午了,门外十分嘈杂,还伴着女人的尖叫。

我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脑袋,余光瞥到枕头旁的纸条,这才惊醒——昨晚发生的不是梦!

那道尖叫声给了我十分不好的预感,我匆忙穿好衣服,打开门,看到好多人站在爸爸房门口。我拼命挤开人群,走进房门,目睹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爸爸吊在链接风扇的一根绳子上,脸色铁青,早已死去多时了。

店老板认出了我,他抓着我的衣领,怒骂我爸爸的自杀给他店里带来了多么多么恶劣的影响。

外面传来警笛鸣叫,我跌坐在地,脑海一片空白。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披麻布。

我知道,我们家彻底完了。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