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狠辣将女嫁寒门
狠辣将女嫁寒门

狠辣将女嫁寒门楚瑶-著

6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天光乍破 天启十三年,夏蝉初鸣。大梁国帝都近日好不热闹,北疆战事告捷,大军凯旋回朝,满城才庆…
更新到:第7章 巾帼不让须眉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1-13 11:17:24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天光乍破 更新时间:2022-01-13 11:17:24
第2章 春宵一刻不值钱 更新时间:2022-01-13 11:17:24
第3章 拳头才是道理 更新时间:2022-01-13 11:17:24
第4章 小白花 更新时间:2022-01-13 11:17:24
第5章 厨房趣事 更新时间:2022-01-13 11:17:24
第6章 炸了厨房 更新时间:2022-01-13 11:17:24
第7章 巾帼不让须眉 更新时间:2022-01-13 11:17:24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天光乍破

天启十三年,夏蝉初鸣。
大梁国帝都近日好不热闹,北疆战事告捷,大军凯旋回朝,满城才庆祝了一日便又有了另一件大事。
京中状元府门前红灯笼高挂,长街之上前后停了数十辆车马,仆役们穿得喜庆,前后进出忙碌着。
如今在这四方城里,随便抓一个人问都知道,今日是大梁最年轻的新科状元郎,圣上御笔亲封的翰林院学士——方青砚的大婚之日。
娶的乃是大梁第一巾帼,镇国将军之女,楚瑶。
然而,楚瑶对此事并不知情。
衣裳店后门的长巷之内,一众精壮的士兵鼻青脸肿欲哭无泪地看着角落里的楚瑶,似乎被包围的是他们。
“苏婉你大爷!”
楚瑶攥着火红嫁衣的裙摆,提防地看着眼前的众人,恨得直磨牙。
她昨日凯旋回京,喝了庆功酒,今早酒方醒就被自己的发小拉来试什么衣裳,挑到最后竟然被苏婉给怂恿着套上了嫁衣。
谁知她这个刚穿上,还惊诧这衣服正合自己尺寸,外面便冲进来了一队人要将她带走!
楚瑶这才惊觉自己这是中了圈套,要被自己发小跟老爹联手赶鸭子上架去成婚。
岂有此理!
好在楚瑶自小习武,又是从战场上翻滚过来的,迅速挣脱了抓自己的人,便往后门冲去,却没想到周围一圈都被自己老爹派人围住看,后有追兵前有虎狼。
人太多,她根本跑不掉。
“愣着干什么?误了吉时我把你们脑袋都拧下来!”
小兵后方走出来一人,虽然卸了铠甲,却还是一眼能看得出来身姿硬朗挺拔,带着铮铮然的沙场锐气。
楚慕寒冷呵一声,那些士兵只能硬着头皮上去抓人。
几个回合之后,楚瑶终究寡不敌众败下阵来,被人架着四肢脸朝天地捆上了马车。
“放我下去,我才不要嫁给什么狗屁书生!你敢把我送过去我就拧断他的脖子!”
楚瑶不是寻常世家千金,她自小便在军中厮混,听的都是荤言荤语,全然不懂何为温婉贤淑的小姐规仪。
可她还没喊上两句,嘴里便被塞了布条子,只能发出一阵支吾声。
“刑律有法,二十未婚者,发配边城。”楚慕寒坐在一旁板着脸,马车启程,他的身子随着晃荡的马车微微摇动,声音冷得跟铁块似的道:“你不嫁给方青砚,你就得滚去北疆做劳役,你累死倒也罢,我楚家可丢不起这脸。若敢逃婚,我就把你腿打断。”
楚瑶嘴被堵着,闻言心中便在咆哮:
打断就打断!断腿也比嫁给个书呆子好!
她意中情郎该是当世的英雄,沙场上的铁血将军,或是江湖里名噪一方的侠客,怎么能是一个手不能提将不能抗的文弱书生?!
许是能看懂她嫌弃的眼神,楚慕寒一面低头检查绑着手脚的绳子,一面放低声音:“方青砚虽然不是身出名门,但是能平步青云走到如今,自然不是平庸之辈。我同他相处过,人谦虚温和,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绳结的样式是军中用来捆战犯的,光是凭磨咬想要解开,须得废上七八个时辰。
检查之后,楚慕寒放下心来,撩起布帘一角看外面的情形,继续道:“为父知道你不喜文人骚客,可他确实才情了得。前朝最年轻的状元不过十九,他年仅十八便蟾宫折桂,天下都道他是文曲星下凡。你昨日受封火凤将军也已十九,如此算起来,他还早你一岁。此人不是世家子弟,他背后的身份就干净许多,日后各家夺嫡站队,你也不用……”
后面一些话楚瑶都没听进去,满脑子惊雷炸响着那一句“年仅十八”。
年仅十八?岂不是比她还小?!
一个比她文弱的相公也就罢了,还是一个比她小的?
楚瑶一瞬间都已经脑补日后她舞刀弄枪扎马步,而她的那位小相公鬓角簪花,在书房里描画吟诗的场景了,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造孽啊!
她闭着眼憋着一肚子火气,心中小算盘拨得当啷响:这婚她是逃定了!她偏不拜堂,当爹的还能当堂按着她的头拜下去不成?!
长巷离苏府很近,马车不过走了一刻钟便晃荡着停了。
楚瑶眸子一睁,一片沉黑中闪过一片精光。
她在等着楚慕寒跟自己谈条件,他若是想要让自己好好拜堂,就得将绑在自己手脚上的绳子解开,到时候她就可以乘机溜走!
楚慕寒先下车后确实回头掀开了车帘,可他看都没有看楚瑶,只淡淡吩咐道:“将小姐从后门抬进去洞房去。”
等一下,楚瑶眼睛陡然睁大。
洞房?不应该先拜堂吗?!
楚瑶彻底凌乱了,她冲楚慕寒用力地眨眼,眼皮都快抽筋了,楚慕寒终于扫了她一眼,了如指掌般道:“苏婉会盖着喜帕替你拜堂,一个时辰后,行礼结束,你便是苏家的儿媳。你不用想着跑,你手下的那些副将都被我调去沧州了,帮不着你。”
短短数语,直接掐中楚瑶的命脉。
她磨着牙,没了下面的人接应,她确实跑不出楚慕寒的手心。
“对了,”楚慕寒正要走,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止住了脚步,看了看楚瑶道:“以让万一……”
说完,他随手点了两下,径直封了楚瑶的经脉,这下她除了脑袋,周身都动不得,更别提逃跑了。
就这样,曾经在沙场上叱咤风云的一朝女将楚瑶,怀着满腔愤恨被押进了洞房。
成亲典礼冗长繁杂,约莫一个时辰后,麻绳被楚瑶啃出一个缺口但是还是结实地捆在那儿,她啃得牙齿都酸了。
终于,周身於堵的经脉忽然畅通了,楚瑶眸子亮了亮——封穴解除了!
她动了动酸胀的手腕,挣扎着想要起身,刚想要找找这屋子里有没有剪子一类的东西,却听到了一阵轻缓的脚步声。
楚瑶眉头狠狠一皱,这个时间,应该是那小书生来了。
听到开门声,她带着要炸出肺腑的怒气抬眸,目光如刀,恨不得将进门之人立即刺死,可是抬眼后,楚瑶胸中燃烧的熊熊怒火一下子就被浇熄了大半。
她愣在原地,怔怔地看着立于门口的人。
半晌,门口的人转身和上门,看着她扭动着身子的滑稽姿势,眉眼染了笑意,走进将楚瑶嘴里的布拿开,轻声道:
“需要我……帮忙吗?”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