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劫诡簿》山邪的免费小说,姜阿公,黎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劫诡簿》山邪的免费小说,姜阿公,黎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劫诡簿》山邪的免费小说,姜阿公,黎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佚名-著

118人在追
小说:劫诡簿 小说:玄幻 作者:山邪 简介:如果生命是一场诅咒,那么未知的角落一定存在救赎。这是一个面临绝望的…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3 19:00:27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劫诡簿

小说:玄幻

作者:山邪

简介:如果生命是一场诅咒,那么未知的角落一定存在救赎。这是一个面临绝望的世界,黑雨倾盆,怪物遍布世间。有人被邪魔吞噬理智,也有人身处黑暗仍旧心存信仰。

角色:姜阿公,黎黛

劫诡簿

《劫诡簿》第1章 劫雨免费阅读

幽暗的墨村藤蔓缠绕,荆棘遍地。屋檐下,孩童稳稳攥着画笔,望着眼前紫藤覆盖的屋舍,于林籁泉韵间恬静临摹。

他身着布衣,一尘不染,八岁的他稚嫩的脸庞透露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稳。

随着他一笔笔勾勒,面具上木屋形成。从紫藤到屋舍纹路间,尽是惟妙惟肖之景。

最后一笔落下,他将面具托起,仔细查看片刻后点了点头。

“只差点睛了…”

他取出一个装着黑狗血的瓷瓶,倒出一点在食指,随后开始在面具上涂抹。

时间缓缓流逝,面具上逐渐被染上赤黑光泽,一只三头黑狗也在他的笔下成形。

“成了!”

上邪松了口气。这是黛娘亲传授的巫面之术,可以制作拥有兽力的面具。只不过他如今道行浅薄,再加上材料的限制,只能制作一些普通的巫面。

如眼下这张面具,便仅仅拥有辟邪功效。

看了眼天色,晨曦尚未破晓。他收起面具褪去上衣,浸泡在一旁腥臭墨绿的浴桶内。剧烈的刺痛感几乎让他面目扭曲,可纵使如此,他也不敢发出一丝疼叫。

八年里,自他记事起,以药浴打磨根骨,淬炼肉体就是他每日必须完成的课程。

若是发出一丝声响,吵到了一旁屋内的空心婆婆,则会被扔进蛇窟。

墨村有屋舍庭院六座,除了黛娘亲与空心婆婆外,还有会传授自己拳脚搏杀的姬空阿叔,以及让自己修炼道经的姜阿公,只有疯疯癫癫的魏阿公从未要求过自己。

浴桶内的墨绿逐渐清澈,上邪揉了揉眉心,喃喃自语道:“接下来是姜阿公的安排。”

他起身回房内沐浴更衣,随即持着一卷书籍自香炉旁席地而坐。

书籍为道经,乃长生之法。

“人有形神意,玄根为桥,立形,纳神,藏意。故,人有三窍,万物皆备于我…”

他缓缓吟诵,然而刚念两句,就面色惨白的跌倒在地。

叹了口气,对此他没有任何意外。

“黛娘亲说我劫煞入命,被天地断去了玄根,所以无法踏上修行之路。可姜阿公为何仍将道经当做我的课程?”

这个问题他曾问过姜阿公,可姜阿公从未给过他解释。

默默将道经收起,似乎这是他永远也无法完成的课程。而无法完成课程,则需要领罚。

他换上蓑衣斗笠,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哪怕是双手也戴上了一对蛇鳞手套。

刚走出屋舍时,天空就轰隆隆的响起了阵阵雷鸣,嘈杂的雨声在院落内传荡。

尽管院落上空有密密麻麻的紫藤笼罩,可透过围墙栅栏,上邪能看到一串串深邃漆黑的雨水在肆意飘摇。

劫雨年间,一旦沾上这种雨水,人的欲望就会化作邪魔,企图反客为主。哪怕有幸渡过,也会被劫诡昼夜缠身,一直被折磨到失去神智,变成只知杀戮的劫尸、劫兽。

所幸劫雨能被普通的瓦房、衣物、以及特制的法阵法器所阻。

上邪离开庭院,置身于劫雨之下。漆黑的土地并没有因为劫雨而变得泥泞,反而是劫雨落在地面,又在转瞬间被大地吞噬。

……

墨村位于相国边界的红尘彼岸,与南上国对立,中间隔了一条没有边际的往生河。

红尘彼岸无边无际,在这里生存的人统称白冠,又被称作搬尸人。

沾染劫雨化作劫尸者,尽管失去神智,却也等同于拥有了不死之身,几乎没有办法被杀死。所以各地常有白冠捕捉劫尸,跨越千山万水,于往生河畔抛尸。

皆因河内有河神,可镇世间邪祟。

来到河畔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一位位蓑衣罩身的白冠。上至老者,下至孩童。有附近村落的村民,也有一些上邪从未见过的面孔。

除却河面上有一艘帆船,众人一旁地面也有着一具具或人或兽堆积成小山般的劫尸。

它们神色狰狞,却被白冠以术法封禁,以至于暂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邪阿哥!”

人群内有清脆的声音传来,透过斗笠面纱,似是一位唇红齿白的孩童。

“空空阿弟!”

上邪有些欣喜,可没等他上前,一位貌美女子就横在两人中间,漠然的看着他。

这貌美女子名为林音,是林空空的生母。也是附近清池村的村民。只不过因为上邪命格的原因,她极为排斥上邪与林空空的接触。

见林音冷眼相待,上邪的神色微微一黯,却也停住了本欲上前的脚步。

空气里充斥着腐烂与绝望,阴沉的天幕上,一滴滴黑雨落下,洒落在无数张狰狞面孔沉浮的河面。

劫雨出现至今仅仅十年,原本清澈的往生河水已经漆黑如墨,无数具劫尸也让本该没有边际的往生河变得拥挤。

姜老头摸了摸坑坑洼洼满是斑驳的脸庞。

肉瘤、痱子、黑斑、脓水…

这张丑陋的脸伴随他日复一日,唯有夜深人静时,他才依稀记得自己曾有玉面帝君之称。

感受着体内汹涌肆虐的剧痛,他叹了口气。许是今日河畔的风有些冷冽,他紧了紧白色的蓑衣,本就虚弱的身体更是一阵剧烈咳嗽。

见上邪走来,他喘息着朝众人道:“把劫尸搬上船准备出发。”

众人点头,上邪也从怀里取出那张刚铸好的面具戴上。

随即搬起一具臃肿妇女的尸体,其上不仅蠕动着密密麻麻的蛆虫,甚至脸上的烂斑脓疮都比姜老头还要严重。

面具下的上邪脸色微微泛白。所幸因为面具的原因,蛆虫会下意识避开他触碰的位置。

等将尸体搬完,远处河面恰好有一艘乌篷船荡来。

只见黎黛一袭白色蓑衣,坐在船板上晃动着双腿。河面上一具具劫尸沉浮,双眸正凶恶的瞪着她,似是时刻都在找机会拖她下水一般。

“黛娘亲。”

上邪摘下面具,朝着黎黛挥了挥手。

待船只靠岸,黎黛看着上邪手里的面具,笑道:“不错,你虽不生玄根,可铸面的天资上却犹有神助。”

上邪挠了挠头刚想说话,却见一位精壮汉子拖着一车数十具劫尸,正步履虚浮的走来。

那汉子面目扭曲,满身风尘,连罩体的蓑衣都破烂不堪。

黎黛微微一叹,说道:“劫雨十年,相国分崩离析,除却一些逃往南上避难的人,怕是如今活着的不过百万。”

说话间,那汉子带着拖车,一步步踏入了往生河。其两脚刚一落水,一只只劫尸便贪婪的将他淹没。

他早已沾染了劫雨,能走到这里,仅仅是不甘成为只知杀戮的劫尸而已。

姜老头也摇了摇头,居于红尘彼岸的人,除开一些土著之外。便就是如这壮汉般,一个个被劫诡缠身,又不想死后被欲望所控。

招呼着岸边众人登船。往生河内的劫尸太多,所以正常情况下,白冠都会将劫尸运送到彼岸的南上,以此减轻往生河神的负担。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