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兵王 ›› 《都市至尊强兵》墨汁就酒的免费小说,韩守城,秦放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都市至尊强兵》墨汁就酒的免费小说,韩守城,秦放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都市至尊强兵》墨汁就酒的免费小说,韩守城,秦放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佚名-著

27人在追
小说:都市至尊强兵 小说:兵王 作者:墨汁就酒 简介:他是史上最强兵王,国之重器,却因为一个女人犯下不可饶恕的…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6 22:00:19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都市至尊强兵

小说:兵王

作者:墨汁就酒

简介:他是史上最强兵王,国之重器,却因为一个女人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锒铛入狱,时至今日,他已经为自己的错误买单了,接下来,猛虎要出笼了。

角色:韩守城,秦放

都市至尊强兵

《都市至尊强兵》第1章 猛虎出笼免费阅读

黑水监狱,坐落于群山环绕之中。

里面关着的都是些穷凶极恶的十恶不赦之徒,不是毒枭就是军火贩,随便拉出来一个都够枪毙一百回的。

平时除了运送物资的车辆会来,没有谁会记得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今日似乎有些不同,在山路上行驶着一列车队,清一色的军用吉普车,挂着白色的军牌,车上坐着的都是配备了制式武器,真枪实弹的军人,无论山路有多颠簸,他们都挺直了腰板,保持着同样的坐姿。

这就是军人风范。

排头的吉普车里,坐着一男一女。

男的是个满头银发,红光满面的老人,虽然上了年轻,但是在他的身上却丝毫没有迟暮的感觉,反倒有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竹子般精神。

女的明眸皓齿,如远山眉黛般让人觉得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在职业套裙的包裹下展露出婀娜多姿的身材。

“爷爷,这里山路这么颠簸,您何苦大老远跑这来遭罪呢。”韩生烟揉着快要颠成八瓣的屁股说道。

韩守城哈哈一笑,语重心长的道:“丫头,老夫有非来不可的理由,希望没有来迟吧,若是放那头猛虎出笼又不加以约束的话,那京城必将掀起一番腥风血雨啊。”

“爷爷,有您说的这么恐怖吗?”韩生烟质疑道。

“真到了那天,只会比爷爷说的更恐怖,那小子谁的话都不听,除了老夫的话他还能听进去几分外,任何人都劝不住他的,当年国际上发生的那件惨案,你可曾听说过?”韩守城叹了口气道。

韩生烟想了想道:“爷爷,您指的莫非是米国FDI的惨案?”

“正是此事,当时虽然封锁了消息,可还是在国际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件事就是秦放那个臭小子干的,由于造成的影响太过恶劣,不得已才将他关到了监狱里,也算是对他的一种变相保护吧,谁知,那个小子还不领情,几次越狱逃跑,最后要不是老夫找到他劝说,他此刻早就逍遥法外了。”韩守城回忆起往事说道。

韩生烟不禁有些好奇这个叫做秦放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很快就到了监狱门口,车队齐刷刷的停在门口。

早就等在门口的监狱长连忙上前替韩守城开车门,本想搀扶老人的监狱长被一把推开。

“老夫还没到需要人搀扶的时候。”韩守城中气十足的吼道:“我要找的人呢?”

“根据您老的指示,在您没来之前我们没敢给他放行,现在就在警卫室里,我这就去把他带过来。”监狱长回答道。

监狱大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留着利落的短发,长得算不上多英俊,五官却很硬朗,尤其是那个眼神,犹如择人而噬的猛虎一般。

被看到的第一眼,韩生烟甚至有种自己是被某个大型野兽盯上的猎物一般,她刚想仔细观察的时候,却发现这个男人仿佛变了个人般,完全看不出军人该有的铮铮铁骨的气质,反倒是有种生无可恋般随遇而安的懒散气,很难跟刚刚的那个人影重合。

“臭小子,还不过来。”韩守城喊道。

“老爷子,您怎么来了?”秦放随意的扫视了一眼,眼神没有在韩生烟的身上过多停留,很自来熟的从老人的军装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点了一根。

“臭小子,还是这么没大没小,出狱后有什么打算吗?”韩守城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道。

秦放吐了个烟圈,漫不经心的道:“能有什么打算呢,重回京城呗。”

韩守城盯着秦放,道:“那件事还是不能放下?”

“放下?”秦放整个人气势忽然凶戾起来,一字一句的道:“血债必须血来偿。”

韩守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秦放,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兵,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我不想你因为此事断了前程,只要你同意放下这件事,就算你想重回部队,我也可以帮你操作。”

“老爷子,你知道我的,我也很想回到部队,为国尽忠,可就算我能答应,我那些惨死的兄弟,我最心爱的女人,他们会答应吗?”秦放缓缓说道。

“不可挽回了?”韩守城有些心痛的道。

“不可挽回。”秦放语气坚定的道。

“你可曾想过后果?”韩守城再次问道。

“即便赔上性命也无怨无悔。”秦放决绝的道。

韩守城再次叹了口气,凝重的拍了拍秦放的肩膀,沉声道:“秦放,老夫本不该拦你,可此次来,老夫是带着命令来的。”

闻言,秦放目光如电的死死盯住老人。

这一刻,周围的气氛仿佛凝固,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老人带来的军人纷纷子弹上膛,枪口对准了秦放,只要秦放有任何异动,他们会毫不犹豫的第一时间开枪。

“都给老夫把枪放下,他不会对老夫怎么样的,就算他真的想要老夫的命,凭你们也拦不住他。”韩守城厉声呵斥道。

韩守城转头望向秦放,沉声道:“秦放,他们给老夫的命令是,如果你能放下仇怨,未来随你自己选择,可如果你仍旧不能放下仇怨,便当场格杀。”

“那您现在是要杀我吗?”秦放轻蔑的笑了笑。

“老夫知道你这些年受的委屈,也明白你心里的苦,老夫既不想伤害你,可军令难违,所以老夫想跟你来个约定。”韩守城继续说道:“老夫时日不多了,短则一年,长则三年,我希望你在老夫还在世之际,不得前往京城,可能做到?”

见秦放犹豫不说话,韩守城继续道:“你就当这是一个将死之人最后对你的请求吧,你是老夫最出色的兵,我不想听到任何不好的消息。”

良久,秦放才开口道:“那我就再等三年,三年之后,谁来都没用。”

说完这话,秦放拎起行李,头也不回的朝着山下走去。

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老人忍不住又叹了口气,这是他第三次叹气了,明明是国之重器,军中之王,可竟落得如此下场……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韩生烟忽然有些紧张的问道:“爷爷,刚才秦放不是真的想对您动手吧?”

“当时他是真的起了杀心,唉,这次过后,老夫跟他之间最后的那点香火情也没了,以后,怕是真的没有谁能拦住他了吧。”韩守城说完这话,一下子便老了好几岁。

韩生烟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