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 灵气复苏:系统送我下地狱
灵气复苏:系统送我下地狱

灵气复苏:系统送我下地狱一梦凡尘-著

46人在追
精彩节选 江南省,楚州市,江城。 适逢江城雨季,城市上空,乌云密布,大雨滂沱,电闪雷鸣不断。 宛如世界末日一般…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10 04:01:1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江南省,楚州市,江城。

适逢江城雨季,城市上空,乌云密布,大雨滂沱,电闪雷鸣不断。

宛如世界末日一般!

“插播一条重要消息,昨夜北城区落雨路附近发生一起鬼怪出没事件。”

“根据相关部门调查,该鬼怪出没时间为每日二十点至凌晨二点时分,身披白布,危险系数D级,主要能力不详。”

“请各位夜间出行的司机朋友注意安全!“

……

北城区一居民楼巷子深处,垃圾堆旁。

几个混混撑着伞,手里拿着棍子和短刀,一个个的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旁边的空地上,一少年身穿白色长袖T恤,蜷缩着身子,浑身是血,一动不动。

“大哥,张云青这小子应该死了吧!”

一穿着半袖,手拿长棍的青年说道。

“不然我再来一棍子。”

青年说着就要举起手中的棍子,向地上的少年砸去。

还不待他棍子落下,一条带有纹身的手臂伸出,抓住了长棍。

“瘦猴,这人看样子应该死了,咱们和他也没多大仇,算了。”

这人因脸上有一块刀疤,道上的人都称他为刀疤脸,是这一带出了名的混混,也是这几个人的老大。

刀疤脸蹲下推了一下地上的少年,见少年宛如死狗般一动不动。

看样子,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张兄弟,大家都是拿钱办事,怨不得别人,要怪就怪你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

“这小子应该是活不成了,兄弟们,任务完成,回去交差!“

刀疤脸将张云青拖到一旁,便招呼着几名手下离开了这个地方。

旁边居民楼上空,一道闪电劈过,紫色的雷霆之中,似有一缕金光一闪而逝……

“咔嚓!”

好巧不巧,正好劈在张云青身上。

奇怪的是,并没有出现想象中被雷电劈焦黑的情况出现。

地上的“尸体”反而不可思议地动了动手指。

良久,少年恢复了些许意识,微微睁开了眼睛。

“我穿越了?”

兴许是感受到全身传来的痛苦,少年咬着牙齿,身体颤动了一下。

他名为张云青,前世参与抗洪救灾时,为了救一位溺水的小女孩,不幸被洪水冲走,葬身乱流之中。

然而上天似乎眷顾他,如大量小说讲述那般,他也恰巧重生到一个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这幅身躯的原主人出身在江南省数一数二的大豪门张家,可谓是含着金钥匙出身。

身为嫡传,本以为一生能够拥有数不尽的荣华富贵,却因为八岁时家族年会上,检测出没有修炼天赋,便被族老会逐出了家族。

在他三叔的秘密安排下,他来到了江城这个小县城,独自生活到现在。

在大多数不知情的人眼里,他就是一个孤儿。

“真没想到,你还有这种遭遇。”张云青苦笑道。

别人穿越都是各种外挂,他倒好,好不容易穿越了,外挂没见着,人差点没了。

这小伙,居然还拥有这种不幸遭遇。

不知道,算不算同病相怜?

张云青脸色煞白,强忍着痛楚爬了起来,拖着沉重的身躯,晃晃悠悠地走出了巷子。

“嘭!”

然而,刚走出巷子没多久,便重重地摔在了道路旁,一下水道井盖上。

这一摔,伤势加重,张云青浑身也没有了半点力气。

感受着鲜血的流逝,张云青看着平整的井盖嘀咕。

“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隔壁村二狗子还欠自己两块五。

算了吧!

张云青意识渐渐模糊,眼瞅着就要闭上双眼,脑海中传来了略带空灵的声音。

【滴滴,灵魂融合完毕…】

【宿主是否绑定系统?】

“绑什么系统?”

……

【是否绑定系统?】

张云青只觉得脑海中有一个叫马什么冬梅的在一直呼唤他。

……

【你特么到底绑不绑定系统?】

……

【沃淦(╯﹏╰)】

张云青模模糊糊地回答了一句:“绑定!”

便昏了过去。

【滴滴!系统绑定成功,系统开始扫描。】

【检测到宿主身体受伤严重,是否立即治疗?】

然而并没有得到回应。

【启动系统备用方案,执行治疗方案一,强行淬体,洗骨伐髓!】

【治疗方案执行中……】

系统声音刚消失,一粒洗髓丹凭空出现,一下子便融入张云青体内。

随着不断地淬体,张云青身体内传来阵阵剧痛,似要将血肉撕裂,从身体内剥离出来。

现在这残败不堪的身体,无疑将这种痛苦放大了数十倍。

“唔。”

张云青终是在这股疼痛下醒了过来,也明白了当前正在发生的事情。

真没想到有生之年,他张云青的系统,上线了!

看着身上的伤口开始结痂,随后身体渐渐通过毛孔将杂质排出体外,顺着雨水流向了下水道。

在这个过程中,张云青也渐渐恢复了不少力气。

“这么大的雨,还是先找个地方躲一下。”

本就是处于排水的低洼地带,由于是趴着,已经淹没了大半个身子了。

张云青看着自己周围积水越来越多,忍着淬体的痛苦再次爬了起来。

视线模糊间,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公交车站,便朝着公交车站走去。

只不过距离太远,加上雨势太大,也没办法确定有多远。

与此同时,在系统的帮助下,整个淬体的过程,也有条不紊地到了骨髓的部分。

一阵比之前更为强烈的痛感传来。

张云青额头青筋暴跳,已经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了。

整个人连走路也是晃晃悠悠的。

……

公交车站旁,站着俩人。

皆是头戴黑帽,一人手拿哭丧棒,一人手拿脚镣。

哦不…应该是两鬼差。

拿着哭丧棒,个子稍矮的鬼差叫陈安。

另外一个个子稍高,手拿脚镣的叫范七。

“今晚可是上任以来第一单啊,只要送完一单,就可以提前下班喝酒了!”

“是啊!城隍爷看在咱俩是新人,只安排了一个任务。”

俩鬼差你一言我一句地说着。

“不过下雨天这事儿可不好办啊!“

“可不嘛!听说这一单不好办呀!搞不好咱哥俩儿还得搭进去…..”

两鬼差正聊得火热,陈安朝远处望去。

“老七,你看看那边走过来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那个白色的,长的。”

“像不像鬼?“

陈安语气弱弱地说道。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