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无限:我,自选系统,打卡诸天。
无限:我,自选系统,打卡诸天。

无限:我,自选系统,打卡诸天。边山白鹫-著

33人在追
精彩节选 关中。 七侠镇。 陡然间,一道惊雷声响起。 原本艳阳高照,碧空万里的天 ,在盏茶间被乌云所笼罩。 几…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11 00:05:27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关中。

七侠镇。

陡然间,一道惊雷声响起。

原本艳阳高照,碧空万里的天 ,在盏茶间被乌云所笼罩。

几只不大不小的燕子,紧贴着房檐下划过,预示着天要下雨。

古色古香的街道两旁,讨生活摆摊的小贩们,熟练的收拾摊位准备避雨。

逛街游玩的人们,也快步朝家走去。

正当街道空无一人的时候,突然有一道刺眼白光闪动,可能是闪电走错了方向。

谁也没想到,白光消散后,一位少年从白光中缓缓走出,面带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青石铺成的街道,实木砖瓦建造而成的房屋,几朵探出墙头粉薄红轻的杏花儿。

这里,少了电线杆,少了霓虹灯,少了拿相机到处拍的游客,多出一丝古色古香的味道。

“这是?”

身为现代人的他,一下就分辨出周围的一切,根本不是由现代人改造出的古街。

“叮,系统已绑定,请宿主回答问题。”

“问题一:这里是不是古代?”

“问题二:这里是不是异世界!”

“问题三:系统是不是穿越者的必备?”

“问题四:以上选择是否全部都对!”(修改)

秦储感到十分无语。

身为现代人的他,先前也是看过无数本小说的。

现在系统给出的问题,看似是让你回答,实则是在跟你说:

“喂,少年,你已经穿越了。”

“本系统大爷不想跟你多比比。”

“一个问题接受全部信息,有没有问题?”

当然没有问题,秦储立即按下了选择按钮。

这狗日的系统,还是触屏的你敢信。

“我选四!”

“叮,恭喜宿主完成试炼,奖励系统模式三选一。”

“【万界任务系统】”

“【万界抽奖系统】”

“【万界签到打卡系统】”

“请注意,系统选择,一经确认,概不退换!”

秦储挠了挠头。

鲁迅先生说的好:小孩子才做选择,身为成年人的我,自然…

秦储毫不犹豫的按下了选择按钮。

毕竟万界任务系统有惩罚。

万界抽奖系统又太看脸。

只有,自己选择的‘万界签到打卡系统’,才最符合自己心中的极品二字。

“叮,系统选择完成!”

“【万界签到打卡系统】已激活,是否完成首次打卡签到,地点七侠镇。”

秦储立即选择:“打卡!签到!”

“叮,首次打卡奖励,内功:《北冥神功》、天赋:《一点即通》、轻功:《凌波微步》。”

看完奖励,秦储笑得合不拢嘴。

该说,不愧是万界签到打卡系统吗?

首次签到打卡的奖励竟然这么丰厚!

“叮,宿主可查看奖励介绍,确认是否领取!”

一听这话,秦储立即按下了查看按钮。

【北冥神功】,是一门阴阳兼具,凶猛霸道的功法,此功练到高深境界,能外放真气护体、让人速度大增、百毒不侵,最独特之处便是能吸收他人内力为己用。

【凌波微步】,是「逍遥派」独门轻功身法,以易经八八六十四卦为基础,最独特之处,就在于此功在运转时能增加自身内力。

【一点即通】,此天赋可使宿主悟性增加,减少学习所用时间,对敌时可缓慢领悟对方武技。

“请选择,是否领取全部奖励?”

秦储回道:“领取!”

“请宿主做好准备!”

秦储疑惑地望着空气。

不是领取奖励吗?

我还需要准备什么?

难不成像前世中彩票的人一样,领奖时穿着迪迦的皮衣去?

大可不必啊,系统兄!

我来得急,兜里没带那种衣服啊!

“3”

“2”

“1”

随着系统倒计时结束,秦储便感觉脑海中多出了一些记忆。

起初他还不觉得有什么。

但过了一会,这股记忆好似无穷无尽似得,不停地涌入秦储脑海。

然后老老实实站在大街上的秦储突然捂住脑袋,疼的呲牙咧嘴。

“这…这奖励有毒!”

说完这句话,秦储就晕了过去。

半个时辰后。

同福客栈大堂。

“大嘴?你不是买菜去了吗?”

白展堂坐在佟掌柜的太师椅上,一脸疑惑:“怎么还背回来个孩子?”

“哎呀,我也不知道咋回事。”

李大嘴把少年放到椅子上,满脸委屈的说道:

“我刚才走到街角,看这小子在马路中间站着一动不动。”

“现在傻子多,我也没太在意他,就埋头往前走。”

“谁知道我刚从他身边经过,他就突然晕了过去。”

“老白,你说这不是碰瓷吗?我连动都没动他一下!”

白展堂摆了摆手:“没辙,你已经把他背回来了,现在出了问题只能算你的了。”

“咋办啊老白,你可得救救我啊!”

李大嘴急的快要哭了,抱着老白的胳膊道:“我家就我这么一个独苗,连个娘们都没碰过,怎么就遇到了这事啊!”

“别着急!我想想办法。”

白展堂起身上前几步,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位少年。

只见这少年十六七岁,生的十分英俊。

唇红齿白,面如白玉,身着自己从没见过的布料。

白展堂摸了摸衣服的面料,整个人一惊。

“这料子很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一种精致的面料。”

“寻常百姓家肯定穿不起,这孩子的背景肯定不一般。”

说完,白展堂又往下看。

只见少年脚踏一双红白相间的短靴,做工虽然精致,但模样很是怪异。

他伸手摸了摸,材质貌似是某种动物的皮。

“大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白展堂语气严肃道:“这孩子如果是个好人,你这次救了他就算是发了,如果是个坏人..”

“如果是个坏人呢?”

“那你就准备去世吧。”

白展堂抱着双臂道:“他这一身服饰,我从来没见过,很可能是某个隐世大派的弟子。”

“展堂~”

一位身着红衣盘着头发的女子,轻摇扇子,莲步轻移。

只见她从二楼缓缓走下,风情万种,道了一声:“客官您好,打尖还是住店?”

走到一楼,女子还没听到回应,又问:“住店还是打尖啊?”.

“掌柜的,别叫了,这小子晕了。”

白展堂白了她一眼。

佟掌柜用扇子遮住了嘴,上前探了探秦储的鼻息,发现还没死。

“怎么回事?”

两人又把之前的事给他讲了一遍。

佟掌柜听完,惊叫了一声:“大派弟子?性格凶残?”

说完,她又看了看秦储嘀咕道:“这人长的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白展堂:“…”

怎么就不能是坏人呢?

我长得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还不是人人喊打的盗圣!

“咋办啊掌柜的!”

李大嘴满脸愁容,不知所措。

“先扶到客房里吧。”

佟掌柜眉头一皱,道:“记得用绳子绑起来,咱们静观其变!”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